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大難之後我願如法修行

      我在2018年3月4日發生車禍,腦部出血、右手鎖骨、右腳大腿、膝蓋、小腿粉碎性骨折,人也陷入昏迷,因為腦部出血,一直在加護病房觀察。妹妹瑞娟當天就幫我填了一張加持單,請求嘎堵仁波且師父幫忙,並且在3月7日請了一顆黑寶丸讓我服用。3月8日醫生通知家人,腦部出血已經順利吸收,可以在3月9日轉至普通病房,並安排右腳開刀時間。
      據家人說,轉至普通病房後,我有時會短暫醒來,但我自己覺得一直都沒有醒來,只記得瑞娟拿了一本書來給我看,說這是我們師父寫的書,書名是「老實修行」。我的眼睛因為高度近視導致兩眼皆因白內障而開刀,有一眼更因視網膜剝離開過刀,這次車禍重大撞擊後,實在是看不到一行一行的字,所以瑞娟就把書本翻開,指著書裡的照片說,這位就是我們師父,慈悲的嘎堵仁波且師父,我當下就感覺這位師父很慈悲,那本書就這樣擺在我病床的床頭上。
      雖然我自己覺得一直都沒有醒來,但我很清楚,我被困在一個像甕一樣的狹小空間裡面,四周一片黑暗,我動彈不了,只看見遠處有一個小小光點,但是好遠,好遠,我摸不到,我動不了,就像被壓抑住的靈魂,極為恐怖,非常的無助……。在黑暗中不知道過了多久,後來突然有一個人拉著我的手,帶著我飛快的移動,快速的走過幽暗狹窄彎彎曲曲複雜的通道,又穿過一根光管,接著在空中飄移了一段時間,之後來到這位恩人的寓所,那是一個十分雅靜,又像住所,又像是修行的地方,外面有一座花園,房間裡面擺著七、八個墊子,我坐在墊子上,恩人告訴我:「你休息一下。」我心想也有點累了,接著我定神看了一下恩人,竟是慈悲的嘎堵仁波且師父。
      瑞娟每次來都問我有沒有念《六字大明咒》,我總是念不出來,之前沒有學佛,《六字大明咒》我竟然怎麼學都不會,之後瑞娟又拿了念佛機來,說裡面的《六字大明咒》是嘎堵仁波且師父唱誦的,要我放在床頭聽,跟著念,不能只是聽,一定要自己念。據我兒子說,轉至普通病房後,我晚上睡覺時手一直揮舞,一直發出恐懼的聲音,連他也感到恐懼,不知該如何是好,直到床頭放了念佛機,跟著念,睡覺時我不再發出聲音,也不再做惡夢了。腿部術後恢復還算順利,手臂神經叢嚴重撕裂傷要等三個月神經自主復原情況才能決定要不要開刀,3月31日總算可以出院。
      瑞娟建議我成立聞法點,恭聞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說的法音,因為師父常說,不自己修行,僅依賴加持是不行的,我高興得說好,並很期待聞法點的成立。神經自主復原造成每天不下200次像電擊般的疼痛,也讓自己情緒低落,瑞娟與妹夫世賢前來家裡幫我成立聞法點,說也奇怪,從世賢掀開「皈依境」那一刻,我突然不再感到疼痛。世賢對我解說皈依境,如何供水,如何聞法,長時間下來,我一點都沒感到疼痛,能讓我仔細聽他的說明,不會因為疼痛而分心。
      滿懷感恩的心,在殷切期望下,終於在4月21日拜見嘎堵仁波且師父,師父告訴我,這些都是因果,我也明白這些是因為我過去種下的惡因,才有現在的惡果,感恩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諸佛菩薩的加持,感恩師父的幫忙,讓我重生再度為人,謹以恭敬虔誠的心,將我遭遇的經過紀錄下來。


佛弟子 李榮洲 合十頂禮
2018年4月25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