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仁波且師父 道鑑 ──《位勳》

仁波且師父 道鑑 ──《位勳》PDF
 

仁波且師父 道鑑

自從上次寫心得起不知不覺已過了8個月了,仔細算一算來學會的日子已有三年多了,雖然過去自己父親是個長年吃齋唸佛的佛教徒,但在我有心聞法修行之前其實從未真正相信過佛法。還記得小時候總是要自己父親耳提面命才願意早晚去佛堂禮拜,想起以往實在是很慚愧,那時心中總是充斥著種種自私自利的思維。唸書時看到同學有困惑時視若無睹,處世時總是以自身喜樂為出發點,除了對旁人如此,對身邊的親人也是如此,是個非常冷漠的人。以我父親為例,打從我小時後有記憶起,他就過著大病小病不斷的日子,也因此時常是處於情緒不穩的情況,吃頓竹筍炒肉絲是件很平常的事,隨著自己年歲越來越大漸漸就從爭執演變成冷戰,滿腦子想著如何逃離他的控制,從沒想過要真正了解他身體病痛和心理狀況,只有不斷的與他衝突再衝突。國中畢業後同時考上屏東中學和正修工專,即便當時可以第一梯次成績就讀屏中,但我還是選擇離家較遠的正修工專,想當然回家的次數少之又少,對家裡的情況更是鮮少放在心上,說白一點大概就差不多等於失去一個兒子。這樣子的情況直到數年前聞法後才漸漸有了改善,學著如何少說幾句避免爭吵,或是在他心情好時與他多聊幾句,只可惜這樣的改變來的太晚了,在我進來學會的那一年,他在生日當天因「肝膿氧」住進了醫院,隨之檢查出真正病因為膽管癌後,就在隔年的觀音菩薩誕辰那天過世了。憶起自己學的這些法、加持的那些丹丸如果我父親也有一份那有多好?當時就差幾個月就能碰到師父,若是能再給他數個月的時間,會不會很多事情都不一樣?在我有記憶以來的這二十多年,他一直在尋找正法,過程中也曾經被欺騙過,但還是虔誠的信奉  佛菩薩老人家,相信老人家們不會耽誤眾生,虔誠如他為何沒有辦法享受正法?如此的疑問和遺憾常常在我心中盤旋,也許是我把佛法想的太容易太簡單了吧,老師與滄培師兄不也打滾了三十個年頭才找到,看來這就是五濁惡世的常態,假如動輒要二三十年尋找正法,命不夠長的還真的挨不過去,難怪古人會說「莫待老時方學道,孤墳常是少年人。」反觀自己正法的法音聞了一次又一次,但到頭來還是聽了了聽了,依然有許多地方做不好或做不到,以致於總是在初基法音中打轉,對於師父的恩澤更是無以為報,但就目前已尋找到師父的前提下,弟子個人認為可先修學以下法音。在武俠小說的某些橋段中,常常看到某些俠客雖然修練一些精妙的招數或秘笈,但打出來的卻是花拳繡腿,反觀內功深厚之人雖是只有平淡一招,卻藏有摧枯拉朽之勢,我想癥結就在於「基本功」的深淺,故以下數片法音有如必修的基本功,其彼此的關聯性如下所示:



 


Ø  瑜伽根本法

從字面上來說,「瑜伽」意指身、口、意,而「根本法」即是萬法之母,乃正行、加行的根本法義,所以萬法之用都離不開此法,離開則為逆水行舟無有受用。而學佛之人則以  佛陀所說的一切法為修學目標,故四寶(上師、佛、法、僧)就成了我們所皈依的對象,其中又以師父為首要,須從內心真正升起敬意,認識上師與  佛無二無別,並以最真誠之心供養四寶。而修學的第一步則先理解上師、三寶的意涵,否則難以三業相應,若是如此不但修任何法無受用外,同時將會現凡因無福報。道理雖然明顯易懂,但相應二字行之不易,是需要不斷的磨練修正,所以我們至少每個月恭聞一次此片法音來審視自己。

 

Ø  什麼叫做修行

「修行」是所有行者必修的首要課題,有了這一法才能讓自己真正步上正途,天知道有多少佛弟子因找不到方向而走向歧途而毫不自知?有了「瑜伽根本法」的基礎就明白四寶乃是我們修行的準繩和依據,而非僅僅是單純的去惡揚善,修行法內容雖然只有數頁,但字裡行間另有深意,弟子認為在真正入修前有幾片法音是很值得先深入的,其分別如下:

 

無常─如果把修行比喻成組裝電視機的話,那八基正見就是我們的組裝手冊,這本手冊共有八章,前一章的內容沒組裝好就組不成後一章的功能,原因在於章節和章節之間彼此互為因果,換言之若是修行要上軌道,「無常」二字是我們首先要面對的第一章,對於我們來說無常將衍生出一個無可迴避的問題即是「我們人是要死的」,但我們往往會忽略這個問題,而不明白每一天要做些什麼?反而每一天想的都是前途、事業和吃穿等,因此不知道自己在無常而只想到自己前途有多圓滿多光明,完全被貪、嗔、痴、愛、喜、怒、哀、樂、利、衰、毀、譽、稱、譏、苦、樂所封閉,忘掉一切而無法自己了徹自己一天之中在幹什麼?所以了生脫死是建立在明白無常的道理上,但是明白無常後不代表就生起無常的實相,兩者是兩回事,因為往往利益的比重和世間法的歡樂會輕輕的覆蓋如來正法的證境,事實上我們造的任何東西或是財產都不是自己的,那是有福報安排的,所以有些人賺了很多錢自己沒有福報享用最後無常死掉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眾生的,本來就是夢幻泡影,因此要多做好事、多學佛法和多行菩提道,每一天考慮我們利益眾生了沒有。

不著德相,必建功德─修行與功德之間的關係,常常是許多初入門的行者(包含弟子)含混弄不清楚的課題,其實修行的目的就是要建立功德,成佛即是功德圓滿的表現,但在那之前我們必須從人格圓滿一步步的修上去,也因為功德有大小故佛法中才有大法小法之別。六度萬行佈施為先,其中的財、法和無畏佈施不就是付諸實踐於行持中?而不只是發生在意識或口頭上,但是我們在修行累積功德的同時不可「貪著」,否則流於有相佈施只能往生天人,要如同本性自然流露。

 

看看你的行為能了生死嗎?─自從拜讀過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什麼叫做修行》已有好幾百個日子了,時常捫心自問自己上了軌道了沒?答案總是否定的,為何自己行解不能相應?為何自己面對世間八法時,總覺得天人交戰?在這盤法音中我找到其中一個答案,那就是對此修行法的施用對象沒有清晰的認知。沒錯,《修行法》看是看了讀是讀了,但我時常無意識的將裡面的內容去衡量週遭的人事物,判斷某某人做到了沒?如不如法?誰知道當我在用這樣的尺度衡量他人的當下,就沒有在衡量自己,以致於完全搞錯了方向,此盤法音中有段話說的真好「修行在人群中修,在師兄弟中修,在弟子面前修,在六道眾生面前修,面對時看一看自己忍辱了嗎?我們施予他悲心了嗎?有笑咪咪的跟他講嗎?」對我來說一切的答案都是沒有,所謂依法不依人是要我們本身去依正確的法理,而不是拿法理去鞭策他人,一個總是在測度別人的人,怎麼可能會有菩提心、四無量心、忍辱和斷除我執,所以在修學此修行法之時要清楚的認知施用的對象,否則會如我一般遲遲無法步入正軌。

 

    除此之外,弟子無意間從念佛靜坐中發現一些很有趣的現象,日常生活中我們的意念有如人在無重力狀態下生活一般,當有外力推你一把我們就往那裡去,而這個外力的另一個名子就是念頭,而唱誦佛號的作用就是在我們腳下的方寸之地產生「引力」,於是我們就有了立足點,在那之後無論念頭的好壞我都讓他自來自去,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我永遠不知道下一個念頭是什麼,就是沒來由的冒出來。在這過程中我發現一件事,師父除了是7-11的服務員之外,您還是個農夫,在每一次共修中將菩提的種子灑在每個人的心田,成熟的快慢與覺受會隨著每個人心田的荒蕪程度而不同。以弟子來說,第一次成熟的狀態應該是一個極微細的善念,用句弟子做研究時常用的術語,差不多是「奈米級」的,但這只是開始,當下的念又是下一念的因種如此念念相續有如輪迴一般。為何我平常沒有意識到他們?因為惡念的種子也是如此。說起來慚愧,具體來說這善惡的對比分別為熱帶雨林的神木與剛萌芽的蓮苞,日常的三毒給了「神木」太多的滋養了!感恩  佛陀師爺的法音讓我在脫離正軌時及時醒悟,感謝師父您每個禮拜這樣奔走爲每個弟子的蓮苞或蓮花帶來養分,讓身處五濁惡世我們能一步步的往前走下去,還要感謝我累劫累世的冤親債主們,讓我暫時有個健康的身體聞法修行。

 

佛弟子 位勳 合十

2011/6/10 下午5:5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