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對於殊聖佛法的真實經歷 ── 《佛弟子 佘孟潔》

對於殊聖佛法的真實經歷 ── 《佛弟子 佘孟潔》PDF
 

對於殊勝佛法的真實經歷

 

    2009年11月19媽媽因胸悶,呼吸困難而住院,當天狀況還好,能自己起身走動,刷牙吃東西。可是隔天一早吃完早餐坐在床邊休息時,瞬間心跳停止休克了,經過電擊急救恢復了神識,但是胸悶更加嚴重,甚至無法正常呼吸,心跳嚴重不規律,經過一整天非常辛苦的配合儀器和藥物調整,還是無法穩定下來,醫生就安排轉入急診加護病房,以更多人力和嚴密的儀器監控治療。媽媽的身體向來不好,進出醫院太多次了,他覺得累也怕了,所以堅持放棄所有侵入性的急救和治療,中午我將此事電話通知AMY,請代為稟報上師請求加持。媽媽覺得若真的該走了,他想要最基本的尊嚴和安詳。看著媽媽受那麼多苦,我們很痛心不忍,所以決定尊重媽媽的意思,簽下了「放棄侵入性急救和治療的同意書」。

 

    當天晚上,在加護病房最晚一次探望的時間,媽媽在我們眼前,心跳瞬間飆到220,然後心電圖成了一直線,我們驚慌的大哭,瞬時整個加護病房緊張到了頂點,醫護人員要我們先到外頭等,他們說會處理。我心想:要怎麼處理呢?媽媽已經放棄侵入性的急救了,要怎麼救?我們在加護病房外面哭慌了心神,後來想起趕緊持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聖號,也不知道經過了多久,醫生才把病房的門再度打開,讓我們進去探望,醫生說:「我們只給了針劑,可是應該是起不了這麼大的作用,也不知道為什麼,你的媽媽自己又回來了,這部分我們無法以醫學理論解釋,但是也不表示下次發生可以這樣順利回來,你們要有這樣的心裡準備」。我們的心暫時緩了一些,媽媽回來了,但醫生說如果還是不插管,媽媽連呼吸都無法順暢,是沒有辦法活下去的。可是媽媽對於侵入性的急救感到十分恐懼,只想要最後的一點尊嚴,而且我們答應了媽媽這樣的主張,所以我們一次一次的搖頭拒絕了,而醫生基於救人的立場不願意放棄,我們只好再度詢問極為虛弱的媽媽,願不願意為了讓身體有機會好起來,必要的時候插管或其他侵入性的急救,媽媽很吃力且堅決的搖了搖頭。

 

    當時已是夜裡十點多了,我們又累又無助地癱坐在加護病房外的休息室,竟看到郭家宏、羅蕙茹師叔、Amy和于軒一齊趕到醫院為媽媽打氣,羅師叔特別請求護士讓我們再進去探望一下,在媽媽病床的床頭供上佛陀師爺的法照。羅師叔喚醒虛弱的媽媽說:「佘媽媽,你要康復出院啊,才剛成立聞法點的,還有好多人要接引,好多事要做,  諸佛菩薩不會在這時候把你帶走的,你要堅強起來提起正念」。接著帶著媽媽誦懺悔文,頓時媽媽的眼睛清亮了起來。他們陪著我們在家屬休息室裡共修,迴向給媽媽,我們孤單慌亂的心這才稍稍安穩了些。

 

    到了隔天,媽媽的心跳和血壓竟漸漸掉了下來,傍晚媽媽的心跳只剩下四十幾,意識漸轉薄弱,我嚇壞了,問醫生有沒有給降血壓或降緩心跳的藥物,不然心跳血壓怎麼會這樣呢?醫生搖搖頭說,媽媽是十分嚴重的心臟衰竭,每一次的心律不整起因於心臟亂放電,這會造成心臟某些部位的損壞,損壞的越多,亂跳的頻率也越高,也會造成其他器官的衰敗,如此惡性循環,這是沒有藥物可以治療的,就是這樣了。於是給了我一張沉重的病危通知單,輕輕的跟我說,多少要準備準備了,不停流淚的我聽到這裡,臉抽搐了起來,準備?要怎麼準備?主治大夫也不忍看著我們如此傷痛無助,於是找來了熟悉流程的護士,和我們大約討論了關於臨終時醫院的處理方式。我含著淚水回到娘家,把媽媽很喜歡的一套衣服包好,準備拿到醫院先擺著。抱著衣服上了車,我痛心得嚎啕大哭,生命就要這樣結束了嗎?人生怎麼變得不真實起來,可是傷痛卻是真真切切的。我們不捨得媽媽離去,可是相較於媽媽躺在病床上所受的苦,我寧願承受失去母親的哀痛,也不忍心讓媽媽受病痛的折磨和治療上的恐懼。回到家疲累的躺在床上,心想到家裡的被窩是如此溫暖舒適,但此時媽媽卻孤單的躺在開放式的加護病房,承受著許多針藥之苦,同時身旁有臨床病患的呻吟聲,還有令人恐慌不安的儀器警示音,媽媽要孤獨的面對這一切,還要面對和死神的拉鋸,想到這裡我不禁又痛哭失聲。那個夜裡像一個世紀一樣難熬,深怕電話鈴響,又恍恍惚惚聽到響聲,不斷的醒來又睡去,就這樣折騰到了早上。

 

    一早到醫院不久接到電話,知道我們的上師嘎堵仁波且將要親自到醫院探視媽媽,我們真是又驚喜又讚嘆,我們這些不成材的弟子,竟然勞動上師親自到醫院為媽媽加持,高興的是媽媽可以受到協助就會有希望的,嘆的是我們何其有幸能拜仁波且為師,這樣的行者卻沒有身段如此的慈悲,作弟子的慌亂得還沒想到這一層還沒開口請求,上師就想到我們的需要了。當下感激的流下眼淚,真不知要如何表達心中的感恩。在醫院裡最無助徬徨的時候,能見到上師,好像在暴風雨夜的汪洋裡,看到了明亮的燈塔那樣欣喜。慈悲的上師親自到加護病房裡為媽媽加持後,也勉勵我們要提起正念,要多持咒修法迴向給媽媽,才是正面的力量,若媽媽真是該離開的時候,也要定下心來祝福,千萬不能亂了心念。

 

    在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爺、  諸佛菩薩、護法聖神和上師的加持之下,媽媽的病情逐漸穩定,還有許多師兄姐的探望打氣,讓媽媽漸漸燃起求生意志,意識也能維持清醒。在加護病房的第十天,媽媽說她昨晚對佛陀師爺做了懺悔,我訝異地問她:「你看到佛陀師爺的模樣了嗎」媽媽說沒有,他只是突然想要懺悔,媽媽懺悔說:「我過去生中害死很多人,覺得很對不起他們,我知道錯了我要懺悔,求佛陀師爺原諒我」。我不解的問:「你怎麼會知道你過去生中害死很多人」媽媽說:「我也不知道,就很自然很突然的想要說」。我心想媽媽對往昔所犯下的黑業做了真心的懺悔,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爺和諸佛菩薩會給他希望的。果然隔天媽媽就順利轉到普通病房。心臟嚴重衰竭時加護病房所給的藥物,副作用會造成肝功能的傷害,正常人的肝指數不應超過三十,媽媽卻飆到了三千,這讓主治大夫極度擔憂,卻也束手無策。後來在普通病房休養七天中恢復到了正常的標準,又一次讓醫護人員瞠目結舌。這一切都是佛法的真實不虛,佛菩薩加持的力量。

 

    回想有一天媽媽被送到另一樓層去洗腎,在送回加護病房的那段時間,我先到病房門口等著,發現有兩位葬儀公司的人員,正準備進加護病房接,接一位可能幾分鐘前還是個活生生的人,現在已經成了沒有生命的一具大體,可是在我的另一邊,看到一個護士喜孜孜的捧著好幾盒喜餅,準備發放給他的護理同事,他們對新人直說恭喜。人世間的悲與喜,就在我眼前,就在短短的十公尺內上演著,我的心揪了起來,究竟什麼是真實的人生呢怎麼在我盈滿淚水的眼中,所看到的就只是一齣戲一場夢呢媽媽住院近三個星期,這些日子我每天在醫院度過,看著許多人進進出出,也看到許多人連出院都是奢望。由此深深體會上師對我們所說的:「能健康清醒的過一天,是要很感恩的」有許多的病患別說坐著聞一盤法音,念一聲佛號,他們連吸一口氣吞一口粥都有困難,甚至連意識都散亂了。媽媽從加護病房到普通病房,有近二十天沒能見到陽光。在普通病房休養幾天後,有一天我看著外頭陽光極為溫暖,請妹婿幫忙把媽媽抱到輪椅,全身穿戴好保暖的衣物,慢慢推著還虛弱的媽媽到長廊另一頭看看久違多時的陽光,看著媽媽露出淡淡的笑容,我心裡感慨萬千,陽光不是很容易見到的嗎可是對重病臥床的人而言,就是難以想見的奢求啊!過去我曾罪過的認為:學佛是長長久久的事,慢慢來就好了,經歷了這一切,我才明白自己是極度的愚痴,因為無常不等人啊!

 

    我告訴了媽媽:我看著媽媽躺在那裏承受著極大的痛苦,對我而言心如刀割,我多麼願意替媽媽承受這一切,只願媽媽能平安,可是因果業報誰也替不了誰,做子女的只能在一旁不忍而痛哭流淚,想想我們從無始劫以來,輪迴過難以計次,不斷的上演悲歡離合,不停的經歷生老病死苦,流過多少哀痛悲苦的淚水,可是依然在六道中打滾。等了千百萬年,好不容易今生遇上如來正法,又能有幸拜真正具聖證量且慈悲愛護我們的上師,若不能跟緊精進努力,在今生得成就解脫,再要墮入輪迴,這樣的佛法因緣何時能再具足呢? 若是淪入畜生道,其境遇已是悲苦不堪,更遑論是餓鬼道或地獄道了。我說:媽媽啊,我們一定要發願今生成就啊!你一定也不願意再有人經歷和你一樣的痛苦,可是我們唯有自己能成就,才有力量能幫助其他受苦的眾生也解脫。

 

    我的媽媽以他的生命經歷,告訴世人:佛法的殊聖力量是千真萬確的。出院後我一直想把這篇感想記錄下來,但遲遲下不了筆,一想到媽媽在病榻上所承受的極大痛苦,想到我們無法跳脫輪迴,還要受因果業力束縛的悲苦,就不禁潸然淚下。每當我告訴身旁的友人,輪迴的痛苦和無常的可怕,因而學佛修行是迫在眉睫的必要之行,是唯一能帶給我們永恆幸福的道路,是重要且刻不容緩的。他們總勸我要樂觀點,不要想太多,只要珍惜且認真過每一天就好了,我只能無奈的苦笑,看清輪迴苦難的本質和樂觀悲觀有什麼關係呢?無論怎麼樂觀,怎麼珍惜認真過日子,依然脫離不了輪迴,依然受因果業力的牽引,所能肯定等待我們的就是無止盡的生老病死痛苦。若說樂觀就好了,說這話的人生活應該還算順遂吧!那就遠離繁華的都市,到落後一點的城鎮看看貧病交加受苦的人們吧!若認為認真過日子就行了的人身體應該是健康的,那就到醫院加護病房走一趟吧!有多少人正受著病痛的折磨卻沒有出路,只能無奈的忍受,而我們有機會學習如來正法,有機會能了生脫死,有聖德明師教導我們修行的方法,我們真該仔細想想這是何等珍貴難以遇得的福報,該珍惜的應是這樣的因緣,該認真的應是自己的修行才是啊!

 

    媽媽回醫院復診時,主治大夫徵詢媽媽的同意,希望能再照一次X光片和超音波,作為教學資料,醫生說媽媽是第一個心臟衰竭這麼嚴重,未經插管急救而能康復出院的人,醫護人員都大嘆不可思議。我們同意醫生的要求,也向醫生說明這一切都是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爺、  諸佛菩薩、護法聖神的加持和上師嘎堵仁波且的協助,是佛法偉大殊勝的力量,並不是所有的案例都可以這樣的。在媽媽住院前到佛堂共修時,因為當時肺部有積水,咳得很嚴重,服了打靶不窮丸之後,咳嗽明顯緩了下來,媽媽說感覺身體變得輕盈許多。後來媽媽剛到醫院還在急診室診療時,我又讓媽媽服了黑寶丸和第二顆打靶不窮丸,胸悶和咳嗽的狀況緩了些。事後想想慶幸媽媽在心跳停止前服了這些聖物,受到佛陀師爺、諸佛菩薩和護法極大的加持,加上上師以及許多師兄姐的祈福迴向,才得以化險為夷度過難關。

 

    媽媽病危時,一名長期在洗腎室照顧媽媽的護士為了幫媽媽打氣,承諾只要媽媽能康復出院,他願意到媽媽家裡剛成立的聞法點聞法。媽媽很努力的辦到了,這名視病如親的護士在2010年元月5日實現了他的承諾開始聞法,也願意聽媽媽分享他學佛的心得。我的媽媽之所以得到的加持能受用,起因於他對佛法對上師的恭敬和信心,雖然所聞的法音並不多,但是媽媽一直很聽從上師的教導,認真做功課,老實修行並遵守戒律。

 

    在此要向慈悲的上師表達我們無限的感恩,雖然上師不願意我們說這些,但是我的內心對上師的恩德充滿了崇敬與感佩,上師以身體力行大悲菩提心的實踐,並隨時隨地教育我們要對眾生服務和關心。在上師到醫院為媽媽加持後,我們送上師到醫院門口等待車子前來的時間,有個老爺爺拄著拐杖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準備出院,來接他的家人僅有一位,又要開車,又要忙著把行李放上車子,無暇攙扶老爺爺,我家師兄前去協助,回來後上師就加以肯定,並勉勵我們要為眾生付出關懷與協助,即使對方不是佛教徒,我們也應一視同仁。

 

    最後要特別感恩卻吉嘉措仁波切,在百忙中撥冗親自送法水到醫院為媽媽加持,也要感謝所有的師伯、師叔、師兄、師姐,不辭路途偏遠到醫院探視媽媽並為她鼓勵,無法前來的也紛紛來電話關心,修法迴向。因為你們的關愛和付出讓我在最慌亂的時刻,感受到身處在一個佛教的大家庭一般的溫暖,同時並不覺得孤單,感謝之餘,也祈請你們在修行的道路上繼續提攜著我,一同步上菩提解脫之道。感恩!


佛弟子 
佘孟潔  合十
2010011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