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路上的武器──《郭育良》 |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受用 | 學佛分享 | 依止第三世多杰羌佛修行 【運頓多吉白菩提會】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修行路上的武器──《郭育良》

修行路上的武器──《郭育良》PDF
 

修行路上的武器

 

恭聞法音至今已有大約六年的時間,隨著時間的流逝,想想過去這六年以來,自己是否真的有聽懂法音中的說法,並且去應用和實踐在日常生活中呢? 自己是否隨時能提起正念,修正自己不好的心念、言語和行為呢? 自己是否真的是一個三業相應無任何污染,純淨虔誠的佛弟子呢? 檢視自我身口意三業,自己是否嚴守戒律,真心皈依四寶呢?  自己是否每天都有邁向菩提段走去呢?  抽絲剝繭地摸著自己的心想下去,越想實在感覺到越來越恐慌,越想實在越覺得自己越差勁,業力翻騰如波濤洶湧,一波一波席捲而來,我執未斷,執著於世間上凡情,過去六年來我就如同站在那修行橋的中界線上,一下前進一下後退,如此重複同樣的動作,不知覺六年已經過去,至今仍無法真正貫徹那無私的自他交換菩提願力,仍無法升起那相應的受用境界,我為自己不如法的三業感到難過,為自己沒有徹底依教奉行感到懊惱

 

但儘管如此,那顆堅決要了生脫死的心卻時常提醒著我必須要修正自己的行為,必須要懺悔改過,跌倒了必須要爬起來,雖然在修行的路上一再跌倒,但這股堅毅要了生脫死的的心,總能帶著我再爬起來,再繼續往那修行橋上的菩提段走去,這顆心成為我在修行路上的武器,為我抵擋那業力,讓我不必赤手空拳對抗那如猛獸般的黑業,這顆心說簡單一點,就是一顆害怕無常的心,一顆害怕墮入三惡道的心,這心觀想著那死後輪迴的痛苦,這心害怕那因果業報即將到來,因此昇華而成為欲出離世間的心。有些時日,我經常在早晨的睡夢中醒來,那時腦海總會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這念頭告訴我自己,如果這早晨我將死去,我是不是有任何把握能夠脫離那痛苦的輪迴深淵呢? 答案很明確,我是不行的,我是不行的啊!! 我一點把握都沒有,因此為了要脫離那輪迴痛苦,必須要成就解脫,要成就解脫我就必須要修行,前面等著我的就是三惡道啊,那積欠的業障是要償還的,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別無他路可走了,當然,成就解脫後再去償還,自然就不再話下了。

 

坦白地說,其實這心就是一個懼怕死亡的心,死後我必須隨著我的因果業力,輾轉投向痛苦的六道輪迴,下一世我可以轉升天人道、阿修羅道或人道此三善道中嗎我告訴自己,我休想!! 那欠下眾生無始的業障,三惡道怎能輕輕就放過我,光這一生中,無明中有意或無意傷害過的生命我就不知道有多少,以貪瞋癡對待眾生的次數是不計其數,從因果的角度來看,該遭報的時候跑都跑不掉,即時下一世是在三善道中又如何? 因果不昧,終究惡因會成熟,犯下的惡因已經犯了,那終究惡果是會到來的,屆時善果享盡的時候,我無可避免地還要去當畜生,還要去做餓鬼,甚至還要去地獄滾上千百萬劫吧。

 

有幾句話,我印象很深刻,那是在密勒日巴祖師傳記裡頭看到的,那幾句話大概的意思是說:人生的快樂比起他的痛苦來,如滄海之一粟!三惡道的苦痛,更是不堪想像,輪迴無盡的生死大海中,眾生嘗盡了苦痛和悲哀。」這幾句話非常的貼切,因為墮入三惡道中,那種痛苦真的不是用悽慘兩字可以形容的,僅就三惡道裡的畜生道來看,他們的痛苦不是每天都在上演著嗎? 一個大一點的菜市場每天可能需要幾千隻雞鴨豬牛羊命喪黃泉,才能滿足那個地區的肉品供應,全世界可能有上千萬個菜市場,一天究竟需要屠殺多少畜生道的眾生才能夠滿足肉品市場的需求呢? 地球上約估有六十億人口,假設一戶人家有四個成員,一戶人家保守估計平均兩三天需要吃一隻雞,光是這樣,每兩三天要有15億隻雞該被斬殺,這是個很沉痛的數字,我已經不敢在繼續計算下去了

 

不知道大家是否清楚那牛羊被宰殺的過程? 首先牛羊被鞭打著,硬趕著上鐵籠車,那時牛羊會奮力抵抗,他們大概知曉上了鐵籠車以後,就再也回不來了,所以拼命的抵抗,趕牛羊的更是奮力鞭打,驅趕牠們進去,牠們無奈但還是只能被逼著進去,鐵籠車的目的地就是屠宰場,當牛羊在屠宰場被打入麻醉劑的時候,不知道大家是否有看過牠們眼淚大大顆的一顆一顆掉落的情形嗎? 當他們被倒吊起來,一刀從胸口劃下去放血的時候,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聽過他們是怎樣哀嚎的嗎? 一刀不夠再補上一刀,刀子鈍了再換上利刀,痛苦纏綿幾個小時,直至聲嘶力盡,這才告休。

 

這還算好,如果麻醉劑生效,那還可以減輕一些痛苦,有些屠宰場的畜生,卻是被施以非人道的方式宰殺的,用一把鉤子鉤著豬的鼻頭,再用一把鋒利的尖刀直接刺入喉頭,直接放血,緊接著,倒吊起來,豬奮力掙扎,但身體因為疼痛加上放血後的虛弱,最後終究抵抗不過,最後直接被倒入燙毛池中,就這樣活活燙死,老舊的菜市場裡頭現宰的雞鴨也是這樣處理的啊!! 這悽慘狀,不時縈繞在我腦海裡,畜生道的痛苦如是,更遑論餓鬼道和地獄道的眾生。

 

我不是想要嚇我自己,但這痛苦卻是很真實的就擺在我的眼前,是直接可以看到,可以想像的到的,有些人也許會說,別想那樣多吧? 這種事情怎麼想的完呢? 這話聽起來像是在安撫,聽起來像是樂觀,但是只要想到,如果不成就解脫,這些畜生道眾生所遭遇的下場下次就換到我,我,就是我,就是換我,我就是在排隊進入屠宰場的其中一個眾生,更不諱言地講一句,不只是我,我身邊摯愛的親人和朋友 ,那也是你,你,就是你,就是換你們,就是該我們這些凡夫要排隊進去的,不想那麼多,終究還是要進去,我想我那時候的想法應該是無計可施,痛苦將逼使著我哭天喊地,祈求刀下留情,但那時候將不會再有誰來救我,虛空中的  諸佛菩薩那樣慈悲,也只能在旁邊搖頭嘆息,因為因果是科學的,因果是不昧的。

 

反觀至此,當生命一天一天地消逝,生命消逝並不是在等著幸福的到來,而是在等待著死亡,而最終無常終將化成血淋淋的痛苦,回頭想想,這人生真的有所謂的前途可言嗎人生再美好,家境再富裕,家庭再和樂,事業再怎樣蓬勃發展,身分地位再怎樣顯赫,那都是很短暫和虛幻的,因為當因果業報來臨時,該下油鍋就該拋下油鍋,該挖腸剖肚就該挖腸剖肚,那時的痛苦不是咬緊牙關就可以撐過去的,是分分秒秒身心的煎熬,不知何時才能停息,只有孤獨,恐懼與無數次黑暗的到臨。

 

想到此時,我就能真切的發起真心來迴光返照自己,我難道還會想巴著世間上的貪瞋癡,斤斤計較世俗的一切事物嗎別人言語行為對我不好,我內心或行為言語上還要反擊回去而不忍辱嗎? 我還會因生活不順遂,工作不順利而懊悔、沮喪嗎我還會特別喜愛某些人,特別討厭某些人嗎?  我難道要笨的像一條豬,不用真心去換取佛法,使自己成就解脫嗎? 所以了知,生死事大,世間上任何事情都無法與之相比擬,所以今生無論任何困難,一定要以純淨的行為去換取無價佛法,從而了生脫死而得到真正的幸福。

 

相反地,看到有緣的眾生,當然也會希望他們能聽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正法,也希望他能夠成就解脫,這世界上多一個眾生解脫,那就少一個眾生去遭受輪迴痛苦,而且他們會再去利益更多的眾生,甚至看到不如法的眾生或是佛弟子,難道我不該以慈悲關愛他們嗎? 難道我不該以行動幫助他們嗎? 他們多生累劫難道不是我的親人嗎? 難道我還要去批評,怨恨他們嗎? 看到他們的不如法,只有難受,難受的是他們再這樣下去怎麼得了? 前面等著他們的是三惡道啊!! 他就算再壞,再惡毒,再對我不好,我也不忍心看他們就這樣活活被送進屠宰場吧,我也不忍心看他們就這樣下地獄受煎熬吧,所以從眼前漸漸開始只會看到兩個字,那就是可憐,所以要將功德回向給他們,冀望能夠為他們種下因緣,讓他們能夠驚醒過來,也能步上成就解脫之道。

 

《什麼叫修行》裡闡述了八基正見,其中出離心是解脫的因,我仔細地想想,如果只是簡單地知道出離世間的概念,那是無法種入解脫的因的,而是應該要深切地觀想六道輪迴的痛苦,知苦,欲脫離苦,所以就會發自內心去真正想要出離輪迴,將這念頭深深植入自己的心田裡,這樣才會從而真正地邁向實願心而發下大願,今生誓成就不可!! 藉由願力,勇猛精進並持守戒律,繼而能夠調伏其心,身心安住禪定,最後邁向勝義的菩提心,如果簡單的聽過概念就認為懂,怎會有修了二十幾年行的仁波切,還需要依照這八基雙七支去多修八個月才能生起那相應的境界呢? 怎還會有修了三十幾年行的法師,甚至要多加修三個月去努力體會呢? 懂字,左邊是個心,右邊有草有土有田,懂就是以實際的行動去努力耕耘,然後深深地種入自己的心田裡。

 

所以每當無明來臨時,出離心就像是給我一把寶劍一樣,為我當場斬斷那無明煩惱業力,或是當無明過後,出離心就像是替我重新披上盔甲一樣,讓我能夠迴光返照,懺悔罪過。這是我對抗業力的武器,我期許自己能夠將這武器鑄造完美,使之轉換成為實相出離心,繼而往上鞏固昇華而直指菩提心,我冀望能以這般的心境過程與大家分享,激勵我自己,讓我能夠提醒自己,不要再被那業力所迷惑牽引,也冀望藉此能引起大家的共鳴,不忘那修行的初衷,那了生脫死才是真正的幸福。

 

至今我仍然不時地想到那三惡道眾生無助的眼神和呻吟的痛苦,那也即將是我不成就解脫的下場,真的來不及了,今生值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住世,能夠聽聞正法,那是多麼好的因緣,盼望今生大家都能成就解脫。最後我節錄一小段密勒日巴祖師的道歌與大家分享:

 
 
「若欲脫離無邊苦,應以身心作皈依,全體交付三寶尊!
嗟呼脆弱此幻軀,飲食風雨漸侵蝕,歲月無情疾毀朽,
肉身幻軀終破滅,故應行善無懼死。譬如夕陽照身影,
疾逃亦難脫影隨,影隨行動不分離,我從未見能脫者。
 
學佛之人常念死,能激向上修道心,觀死能予究竟樂。
罪業之人常念死,能悟善惡之真諦,能生深心之懺悔。
富有之人常念死,能悟財寶實怨仇,能生慷慨行布施。
年老之人常念死,醒悟無常速將至,能生傷感出離心。
年輕之人常念死,感悟生命甚短促,能生精進向道心。

父母肩擔兒苦樂,孤兒難解幸福義。
狐皮輕裘暖且柔,未曾著者不能知。
稼穡果實除貧苦,無力耕種不能得。
駿馬蹄奔馳如飛,未乘騎者不能知。
人生學佛能快樂,若不學佛何能知?
欲減飢餓應布施,欲減睡眠勤行善,
常念惡趣之苦惱,自然精進修正法!」

佛弟子 郭育良 敬上
二零一零年 五月十三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