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想因果 想眾生——《拉珍聖德》

  

 想因果 想眾生

《拉珍聖德》

 

時常聽到有人說:「某某某升任仁波且了,要當上師了,要趕快去恭喜他!」我總是默然。前日,有人又對我說:「你怎麼不恭喜某某某升仁波且呢?你對他有心結嗎?」我說:「我與他素無冤對,哪來的心結?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要恭喜他,又不是升官發財。若他是夠格的仁波且,眾生依止他能夠步向解脫,我要恭喜的對象是眾生而不是他。若他不是夠格的仁波且,將來錯導眾生,等著他的,將是難以窮盡的罪業果報,我心痛都來不及,怎麼能恭喜?」說完,我又不禁長嘆,放眼望去,佛教界到處瀰漫著這類庸風,我的默然倒成了格格不入。

 

在這個混亂的年代,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仁波且變成了一種世俗職位,四面八方的人都以佔據一個這樣的職位為榮為傲,這三個字已經失卻原有的寶貴和聖潔,充滿了虛榮。得到了,志滿意得,趾高氣昂,想著今後高高在上人前人後的擁戴供養,喜不自勝,還暗忖:這下看誰還敢瞧不起我!想到那些平素敵對的人在自己面前畢恭畢敬,真是難以抑制的揚眉吐氣;有的想盡辦法召告天下自己的這次「人事升遷」,一想到親友臉上的驚喜,心中就止不住的得意,好像光宗耀祖了,連睡著了臉上還掛著忍俊不禁的微笑。而那些垂涎已久卻沒得到這個職位的,躲在一旁一邊數著人家的短處,一邊想:我也不差,誰誰誰說過我前世地位不低,什麼時候,我也弄個仁波且來當!得到了,前途一片光明,嘴上不說,卻忍不住覺得好像打開了一扇通往名利的大門,風光無限,剛開始還算謙虛謹慎,漸漸的,心底的名利之欲佔據上風,雖然個個都不肯承認,但事實上,大家都開始程度不同的拉大旗作虎皮,炫耀自己多麼了不起,搶弟子,爭道場,奪供養,拉幫結派,彼此對立不滿,擴張各自的勢力,其火藥味之濃烈,不比社會職場差,甚至有的連黑道手段也使將出來,哪裡還有半點佛門清涼。比如前不久聽說什麼誰誰誰如果得到了某筆財產就承認他是某某法王,還有什麼生氣護法不幫他的忙,叫弟子去把護法像砸得稀巴爛等等,還比如最近到處有人打著三世多杰羌佛的旗號,或者打著一些藏密大德的旗號,說假話,亂開示,搞壓製,移花接木,甚至巧立名目斂財,如此種種,不一而足。他們為什麼這麼做?說穿了,全都是凡夫想法,要名要利要功德要威風,全都是我執貪念,全都是私欲!

 

我一直在找,找那麼一種仁波且或法師,我想如那些藏密大德對三世多杰羌佛一樣,被一種超凡入聖的德境證量所感召而生出真心誠意的法喜禮讚,我想要因為這樣的仁波且或法師而感恩三世多杰羌佛和十方諸佛給眾生送來值得依靠的聖者,我想要因為這樣的仁波且或法師而對眾生唱出由衷的祝賀。他也許沒有如三世多杰羌佛一樣完美的五明證量,他也許沒有如三世多杰羌佛一般圓滿的德境,但這種仁波且或法師,在那個所謂榮耀的時刻,在那個所謂榮耀的地位上,純凈、無私、大悲,他始終慚愧,他始終惶恐,他始終充滿悲憐,他心中全無得失榮辱,他隨時檢查自己是不是真正利益了眾生的解脫,生怕耽誤了眾生的成就,他想著因果,他想著眾生,他時刻想著因果而不敢絲毫錯謬,他時刻想著眾生而大悲大勇,智慧菩提!這樣的仁波且和法師,古德中多,現在很少。

 

想因果

 

百丈禪師講法,總有一個老人來聽聞,有一次,禪師講完法,別的弟子都走了,老人不走,禪師問他有何事,老人說,他往昔也曾是一位法師,為人說法講經,一次弟子問他:「大修行人落因果否?」他回答:「大修行人不落因果。」就這一句法講錯,導致弟子知見偏邪,招致法師的惡果,先墮落地獄受苦償報,地獄苦受完又做了五百世的狐狸,好不容易修練成人,現在可以人身聽聞禪師講法。他說:「我錯講的那個問題至今沒找到答案,請禪師開示。」百丈禪師說:「好,你現在再向我提出那個問題。」老人問:「大修行人落因果否?」禪師回答:「大修行人不昧因果。」老人恍然大悟,終於脫掉了狐狸身。

 

釋迦世尊住世的時候,一次,在舍衛城,城外一個糞池裡出現了一個比丘頭、大蟲身的奇怪動物,身上寄生著許多似針似毛的小蟲啖其身肉,又為糞池臭氣所熏不能脫離,難受至極,在糞池中痛苦地大哭大叫。舍衛城民傾巢而出圍在糞池邊觀看,佛陀為借此機緣教化眾生,也率眾比丘前來,世尊問此大蟲旁生:「你是三藏法師嗎?」牠用人語回答:「世尊啊,我是三藏法師。」佛言:「身口意所造的惡業會成熟嗎?有沒有果報?」牠答:「身口意所造的惡業的的確確會成熟,一定會果報。」佛言:「果報是怎樣的感受?是樂還是苦?」牠答:「世尊啊,我的惡業感召的痛苦根本沒有辦法忍受!」眾人聽得一頭霧水,此時,阿難恭敬白佛言:「世尊,這個能憶前世又能說人語的眾生到底是誰啊?牠往昔造了什麼惡業以至轉生成這麼一個旁生?」世尊開示道:久遠劫前,在普勝如來住世的時候,有一施主對佛法生起大信心,捨俗出家,精進修學,熟通三藏,人稱三藏法師,受到很多人的恭敬供養。他財物圓滿,發心將許多財物供養其他僧眾,僧眾因此生活的很好。有一年,僧眾在洛日結夏安居,有七萬七千有學無學僧人聚集,僧眾一致推舉三藏法師擔任執事。一開始,三藏法師把七萬多僧眾的生活紀律安排得井井有條,大家都能安心修行。一日,三藏法師自忖經費不足,應再找施主,便持缽下山化緣,在城邊巧遇從大海取寶回來的五百商主,他們聽說法師是為了七萬多僧眾結夏安居的費用而外出化緣,立刻發心供養了很多金銀財寶,還說如果不夠儘管再來找我們拿等等。三藏法師興奮地拿著財寶往回走,路上,貪念漸漸佔據了他的心,便把財寶藏起來據為己有。僧眾的生活日趨困難,僧人們找到三藏法師請他想辦法,他找了很多理由推辭不管。僧眾只好另選幾個人下山化緣,誰知化緣僧眾又遇上了那五百商主,這下,三藏法師私藏財物的事情穿幫了,他見事情敗露,抵死不認賬,還惱羞成怒破口大罵眾僧:「你們這樣當眾誹謗我,但願你們以後變成糞池裡的旁生,一直在糞池裡生活!」眾人見他如此嗔怒惡口,為免他造更大的口業,均默然。三藏法師後來漸有醒悟,也曾發露懺悔,但因果不昧,惡報終究現前。當時普勝如來時期的三藏法師,就是現在糞池中受苦的大蟲,自普勝如來至今的久遠劫歲月,牠生生世世變大蟲受此果報。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注:釋迦世尊是賢劫千佛第四尊佛)。到作明如來出世,牠方能得一人身出家,但又會因往昔同行等流業力現前再造一無間地獄罪,再墮地獄幾十萬年受苦,復得一人身,然後在作明如來教法下出家,摧毀三界煩惱,得阿羅漢果。」

 

怎樣,讀了這兩個公案,一個是講錯法,一個是貪婪與嗔毒,看到那樣的果報,得意興奮還在嗎?惶惑緊張有沒有爬上心頭?你是個仁波且或法師,你至少知道這些公案不是故事,是真實,是因果的現實。還要不要從十殿閻王那裡,從地獄烈焰中取來更多的惡報實例?「不落」與「不昧」,一字之差,義理全變,說法者的罪福也盡在這一字之間,回頭想想自己,知不知道你講錯了多少字?錯導了多少眾生的知見?計算一下,你該在地獄呆多久?變狐變豬該多久?你有把握當錢財如山名利如海地涌向你,你絕對不起貪念?當年悟達國師,一念不慎,對御賜之物起了愛著而冤孽上身長人面瘡。而那個三藏法師,也曾十分精進,就因為一個貪念上升造惡業,變旁生大蟲在糞池裡多少千萬年了,此時此刻還在大糞堆裡受苦,捫心自問,別找託辭,真實地面對自己,依你現在的心境,你有多少貪著染垢?而這樣的心境,對於站在引導眾生高位上的你,無疑都是定時炸彈,是地獄的種因,時緣成熟,會將你炸得粉身碎骨萬劫不復。當個仁波且覺得風光八面?愚癡!不懂因果的傢伙!「殺人一命,果報一期;壞人性慧,累劫千生。」當仁波且,那是多麼嚴肅而重大的責任!那麼多眾生的成就前途,稍有不慎,讓眾生福受損、慧蒙障,地獄的利錐尖刀就會迎面殺來,誠惶誠恐,如履薄冰都來不及,真不知道你在得意個什麼,信口雌黃個什麼,貪圖個什麼?

 

沒錯,度眾生的功德的確很大,眾生的所有成就都有救度者的一份功勞在裡面,就好像長江之所以被稱作母親河,是因為它的所有支流,以及支流上的支流,都流淌著來自長江母體的江水,它們潤養四方,如果論功行賞,所有支流建立的功德都應該有干流母體的份。可是,反過來想想,如果母親河裡流著毒液,那麼所有的支流,以及支流上的支流,和澤被的所有土地草木,也都會被來自母體的毒液污染,支流們全部的傷害罪過也同樣會歸咎於母體。尊敬的仁波且、法師們,你們現在就站在這個母親河的位置上,你若實實在在的,從身口意三業去實施三世多杰羌佛的修行法和釋迦世尊的教法,從八基正見開始,真實地行持大悲我母菩提心和菩薩映照菩提心雙七支,並以此引導弟子們的修行,這是你的功德,而且功德無以量計,所有支流的功德都會迴向於你;但若以我執我見的凡夫心境行使三業,欺師滅祖、造假、虛偽、浮誇、亂解經義、不學無術、邪見偏見、自私、狹隘、惡語狂言、強佔、好勝、不滿、疑心、自以為是、欺壓弟子、挑撥是非、傷害眾生心、殘害眾生身體、貪心霸道、妒忌嗔恨、自我中心等等等等,而且不思慚愧,文過飾非,這都是毒液,這毒液從你這個母體出發,流向你的支流和支流的支流,所有這些支流的痛苦和罪業都有你的份,他們的罪業也一樣要迴流給你,你擔負得起嗎?他們在你的凡夫我執熏陶阻障下延緩成就或不得成就,輪迴的烈火輪將滾動這些因果賬把你壓成肉醬!眼光不能短淺,該隨時想到無情的因果!被短暫的人世風光顯赫迷惑得找不到東南西北,卻忘了自己是因果鏈上的一環,忘了因果鏈是架構整個宇宙一切動向的根本,忘了這鏈條會轉動你投向人世以外、風光顯赫以外的地方。你到底會被因果鏈帶去哪裡?去佛國還是惡道地獄?因果鏈上有一個閘,就像鐵軌上的扳道閘,這個閘由你自己用你的三業扳動,到底去佛國還是去地獄,作為一個仁波且、法師,全取決於你把眾生帶向了哪裡。你用相應於佛菩薩教導的身口意去扳那個閘,將眾生帶向佛菩薩的光明領域,載著你和這些眾生的因果列車,就會駛向佛國;你用相應於凡夫輪迴世界的身口意去扳那個閘,將眾生引向煩惱業障,這因果列車就駛向輪迴,當然也會駛向地獄。

 

想眾生

 

數年前,我曾遊學到五明佛學院,適逢一祈願大法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出家人、在家人雲集一堂,法號陣陣穿破長空,幡幢寶蓋迎風搖動,高僧喇嘛莊嚴肅穆,上供、修法、持誦經咒,然後,七眾弟子齊聲念誦觀世音菩薩聖號,「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數千人的念誦聲響徹廟宇,響徹整個高原……淚水忽然奪眶而出,止不住地流啊流啊,這時候,我聽到的不僅是聖號聲聲,那是眾生的呼救!他們一聲一聲地呼喚著觀世音菩薩的名字,指望著偉大的菩薩把他們搭救出去,他們在喊:「觀世音菩薩啊,我好苦啊!輪迴好苦好恐怖啊!快把我救出去啊,救出去啊……」

 

一日,再讀《百業經》,我哭;一日,再看《地獄變相圖》,我又哭;一日,端著飯碗看電視,不能下嚥,還是哭,我看到的不是光鮮亮麗的演員,不是精彩紛呈的故事,而是沒完沒了的因果業相,看著人們相互殘殺、爭奪、欺詐、要挾、惡口、糾纏、貪戀、傷害……這就是輪迴眾生的生活,地獄的毒蛇猛獸、刀山火海油鍋血淋淋的就在眼前了,可是他們不由自主,他們被無始的業力拖拽著恨啊,愛啊,仇啊,怒啊,喜啊,悲啊,三界上下,升遷墮落,不由自主!而我在這裡吃飯,我什麼都不能做,我無能將他們救出輪迴,我只能哭。

 

眾生真苦啊!三世多杰羌佛經曰:「三界六道眾生無始以來於輪迴轉折中皆我父母」這不是一句空話,不是一種所謂鼓舞或激勵用的虛詞,佛是如語者,實語者,這是佛陀以無量神通觀照三界輪迴運轉,如實告訴眾生的事實。

 

當年,格薩爾王去北方降魔,他的嶺國被霍爾國入侵,哥哥嘉察夏嘎奮力戰死在沙場。不久後,格薩爾王從北方魔國戰勝歸來,有一天,他發現一隻鷂正在霍爾國領地拼命追殺敵國眾鳥,这只鹞看见格萨尔王头盔上的彩旗,高兴地飞到格萨尔王的身边,落在了大王的神弓上。格薩爾王把它當成霍爾國故意放來的鳥,正要搭箭射死牠,他的坐騎突然跳了一下,放出去的箭沒射中,鳥兒在格薩爾王頭頂上空盤旋,依依不捨地唱出了悲歌,格薩爾王用神通聽懂了鳥兒的歌唱,才得知這是他哥哥嘉察夏嘎轉世。我曾經看過一則報道,說一個母親,發現她家的鸚鵡就是她過世女兒的轉世。他們夫婦只有一個女兒,十六歲時因病過世,逝前曾說:「我愛爸爸媽媽,如果我死了,還要回到這個家來。」夫婦只當是小孩的一種心情表達而已。女兒死後很長時間,丈夫見妻子日日孤單落淚,便買回一隻會學話的鸚鵡陪伴妻子,誰知這鸚鵡不僅會學話,簡直就會說人話,母親出門上班,鸚鵡會體貼提醒她加衣,提醒她雨天帶傘等等,更奇的是,有一天竟叫出只有他們夫婦和女兒知道的這位母親的小名,自從女兒死後,他們夫婦也未曾提過這個小名。有一次,母親的一樣東西找不到,四下翻找,鸚鵡提醒她到某處看看,果然找到,這時,這母親回想起來,這曾是只有她和女兒才知道的秘密。這就是輪迴。

 

自無始以來,我們就在三界中來去遊蕩,遇見過多少眾生,和多少眾生結下親緣血緣情緣,數得清嗎?我們變狗時,有狗父狗母,變牛時,有牛妻牛子,變蟻時,有蟻兄蟻弟,變人時,有人朋人友……無可盡數的,曾經的摯愛,他們也都在輪迴,或天或人,或畜或鬼,或者正在地獄裡血肉飛濺,痛苦狂奔,撕心裂肺地嗥叫!只是你暫時不記得他們了,就如同下一輩子你可能不會記得現在的父母、子女和愛人,可就是他們,如果沒能學到正法,墮落輪迴,那些痛苦的嘶吼中,可能就有他們的聲音,就是現在你身邊的摯愛親人啊!

 

我來問你,你現在會拿三鹿毒奶粉給你所愛的親人吃嗎?當然不會,別說吃了,就是他們隨便提到奶粉二字,你都會趕快提醒一句:「小心啊,要弄清楚是不是毒奶粉啊!」對,這就是我們對所愛之人的態度,想方設法保護他們,給他們最好的,希望他們無災無難,平安幸福,比自己過得更好更幸福。好,那麼假設你現在所愛的親人,有一天墮落了地獄,他她被鐵鏈鎖著,牛頭馬面把他她扔到一塊大菜板上,舉刀就斬成幾塊,血肉橫飛,他她拼命地哀號,此時你若在一旁看著,你會怎樣?你會心如刀絞,不顧一切地撲上去救你的親人,自己力量不夠,你會上天入地的找救兵,無論是誰,只要能救得了親人,你會不惜一切代價把他請來,聽到佛菩薩告訴你如何如何才能救他們,你會一絲不苟地照辦,急迫、認真,根本沒有任何心思為自己打算,滿腦子想的都是趕快把我的親人救出地獄。你會不會聽著親人的哀號,看著他們被刀戳釜砍已經血流成河了,還抄著手在那裡炫耀:「爸,我告訴你啊,我可不是一般人啊,我那些師兄算什麼啊,我前不久收了多少多少弟子啊,那些人對我恭敬得不得了啊,我的坐凳他們都要供起來啊,哈哈哈,那真是威風啊……」或者「哎,媽啊,你先去弄點錢來,我再想辦法救你啊」,或者「兒啊,你在這裡先這麼受著,我弟子供養了我一棟豪宅,我得先住進去,不然會被誰誰誰佔去了,等我享樂完畢再說救你的事」……你做得出來嗎?你會斬釘截鐵鼓著眼睛嚷嚷:「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我決不是這種人!」可惜,我們的很多仁波且、法師,也許他們自己不知道,他們正在做的,就是這種事。他們正把毒奶粉往自己爸爸媽媽的嘴裡灌,他們看著自己的兒女在地獄裡血肉模糊,在豬圈裡亂轉,在屠宰場發抖,自己卻在一旁悠閒自得地享受名利,為了面子、勢力、錢財或名聲等等,使出各式低級手段,不懂裝懂,虛吹浮誇,爭地盤,貪供養,搶徒弟,好炫耀,阻撓弟子學到三世多杰羌佛的正法,謗佛謗法卻又要高舉佛法旗號謀取利益,心裡全是私心小算盤,甚至還有人扣押、篡改三世多杰羌佛的某些開示法音,怕這些法音太光明磊落,太一針見血,一公開就會照出自己凡夫我執的原形,一公開就不能再亂打佛菩薩聖者的招牌謀私,怕弟子進步太快脫離了自己的掌控,怕弟子擦亮雙眼學會了鑒別導致自己威風不保等等等等,這些卑劣的小人之舉,不是給爸媽灌毒奶粉是什麼,不是踩在地獄兒女的屍身上享樂是什麼?因為你壓製、憤恨、敷衍、用假佛法邪知識對待的這些眾生不是別人,就是你曾經的父母兄弟!你的私心耽誤他們成就,壞了他們的慧命,讓他們留在輪迴裡受苦,他們學不到真正的佛法不得解脫,眼看著就被因果牽落到地獄受刑,你卻還在這裡追名逐利,還整天假惺惺唸叨著「弘法利生啊,弘法利生啊」,虛偽!卑鄙!

 

三世多杰羌佛聽到弟子們的聲聲恭敬,他老人家說:「這都是親人的聲音,我聽到這聲音啊,我想我絕不能把他們留在輪迴裡頭,我要想辦法把他們帶到佛國去,我要去救他們」!受人敬仰的仁波且、法師們,你們聽到這聲聲恭敬,想的又是什麼呢?佛菩薩讓你們呆在那個位置上不是讓你們來享受,來自我膨脹的,那個位置是用來擔當如來家業的,如來家業是什麼?只有一樣:把眾生從輪迴裡解救出去!

 

你也許會說:那我到底應該怎麼做才對?不用別人告訴你,你只要想想當你得知親愛的爸爸媽媽馬上就要被打去變豬變狗時你會怎麼做,你只要想想當看見你親愛的孩子柔弱的身軀在地獄裡挨鞭子挨刀子時你會怎麼做,你,就該對每個眾生這麼做!你真的真的明白了眾生就是你的親人,真的真的體會到了他們的痛苦,你自然就知道該追求什麼,該摒棄什麼,自然知道怎麼做才真的是對眾生有益,怎麼做才真的是依教奉行。

 

曾經有一次去江邊放生,我們將一整條漁船的魚全部買下駛入江中,所有的魚都放走了,只有一條小魚搞不清狀況害怕緊張,在大魚池裡東奔西逃就是不肯出來,牠的速度很快,我們十來個人怎樣都捉不住牠,有人趕緊找到船工借來各種工具分發給大家,齊心協力圍追堵截,有人高喊:「我從這邊趕,你接著!」那邊又有人喊:「往你那裡去了,看見了沒有?」「小心,不要讓牠受傷!」「快快快,網住牠……」終於捉住了,大夥齊聲歡呼「太好了!」然後高高興興地把牠送入大江,看著牠在江水裡翻騰跳躍,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喜悅。那個溫馨的情景讓我不禁想到:如果我們的仁波且和法師們度眾生也能這樣齊心協力毫無我執私心該多好啊,該有多少眾生學到三世多杰羌佛、釋迦世尊的正法而暢游在自在解脫的江河海洋啊!

 

來自三界的吶喊

 

高高在上的仁波且、法師們,我是你們所有的弟子,我是你們所有的有緣眾生,請先放下你們執著的一切,聽聽我今天,不,聽聽我永遠的吶喊————

 

我的一個爸爸正在牛棚裡吃草,明天就要被拉到屠宰場了,我的一個媽媽正在非洲大地上皮包骨頭的挨餓,另一個媽媽的屍體還在地震廢墟下,我的一個奶奶正在不遠處乞討,我的一個妻子正在豬圈裡嚎叫,我的一個丈夫已經被剁碎熬成了雞湯,我的一個叔叔正在寒冰地獄裡發抖,我的一個姑姑變成了老鼠正被人堵在老鼠洞裡準備燒死,我的一個摯友在孤獨地獄裡已經三十萬年不見絲毫光亮,我的一個爺爺是荒郊野嶺的餓鬼,他很渴很餓可什麼食物到他嘴裡都變成鐵砂,什麼水到他眼前都變成膿血,我的一個哥哥是菜板上的那條魚,我的一個弟弟是被那個大嬸打死的那隻蒼蠅,我的另一個弟弟生生世世得癌症現在還在醫院病床上呻吟,我的一個姐姐就是那隻被豺狼撕碎的麋鹿,我的一個妹妹二十六劫做螞蟻如今還在繼續,我的一個女兒在拔舌地獄被血淋淋拔了十萬次舌頭還沒結束,我的一個兒子在抽腸割心地獄不停被挖心破肚四百多萬年了還沒能出來,我另一個可憐的兒子在鐵汁地獄被燒紅的鐵水灌進嘴裡全身燃燒叫都叫不出來,死去了又活過來,已經被滾燙的鐵水灌了三千萬年……而我有一億兆,不,不止,數不清,我有數不清的爸爸媽媽,數不清的妻室兒女,我的受苦受難的親人遍佈宇宙,遍佈十八層地獄,他們全都在痛,全都在哭,全都在哀嚎,全都在恐怖!我無能,我是個沒本事的眾生,我只能哭,我和我那些爸爸媽媽兒子女兒親戚朋友們只能哭,我們的眼淚和血水已經積成了一個看不到邊的血淚海洋,我們腐爛的屍骨已經蓋過了喜馬拉雅山脈,我們痛啊,我們苦啊,我們恐怖得沒辦法形容!人們都說你們是人中之寶,人們都說你們是佛菩薩的弟子,都說你們不普通,是成就者再來,都說你們有戳破因果鏈的本領,都說你們能帶我們逃出輪迴,都說你們是佛菩薩派來救我們的,說你們的任務就是專門來救我們的,那太好了,我懇求你們,懇求你們這些尊貴的救度者,趕快想想辦法,拿出真的本領來救救我們,我和我的家人再也不能忍受輪回的折磨了,一分鐘也不能!至少,請你們指條明路,點盞明燈,告訴我和我的家人往哪條路逃才真的可以從這恐怖的輪迴中永遠逃離出去!我匍匐在三界大地上祈求你們,我用我所有親人的血淚哀求你們,這流佈三界的血淚,這撕心裂肺的吶喊,不知能不能喚醒麻木的靈魂,你們聽見了嗎————?請你們幫幫我,你們應該幫我,你們必須幫我,你們也願意幫我,因為我,也是你們的一個爸爸,你們的一個媽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