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信 更多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來稿照轉第二號)打靶不窮丸與喀卓安得丸修煉記實,大瑜伽士吃了秤鉈——《香格瓊哇尊者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且》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來稿照轉第二號)打靶不窮丸與喀卓安得丸修煉記實,大瑜伽士吃了秤鉈——《香格瓊哇尊者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且》PDF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來稿照轉第二號)

 

這是一篇好文章,我們謹把它推薦給所有的佛教的修行人,以資助長善根增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

 

附:香格瓊哇尊者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且的文章《打靶不窮丸與喀卓安得丸修煉記實,大瑜伽士吃了秤鉈》

 

 

打靶不窮丸與喀卓安得丸修煉記實

大瑜伽士吃了秤鉈

 

在藏傳佛教裡,有一種很出名的為人治病的佛法藥丸,該丸是以藥師佛為主尊以拙火為緣起所修出來的,名為打靶不窮丸;還有一種藥丸是以五大佛母觀世音菩薩為主尊所修出來的,叫做喀卓安得丸(又稱黑寶藥丸)。這些藥丸的煉製法有勝義製造和世相製造兩種。在當今世界佛教裡一般都是世相製造為多,世相製造主要是以特定藥物一樣不多、一樣不少,經修法念咒加持後,搓成丸子。凡勝義內密製煉的藥丸與世相製造者全然不同,必須取拙火定為法緣,但藥物相同,其作用之加持力更是實在殊勝無比,但由於佛法的失傳,目前在這個世界上,真正能勝義修煉藥丸的幾乎已經絕跡了,首先難以找到修拙火定的真大德。

提到拙火定,很多人都聽說過,但要真正見到有拙火功夫的展現,可謂難之又難。現在的西藏、印度等地,還是有許多的喇嘛在修拙火定,在他們閉關修持終了,走出關房時,真正能把火溫升起的非常少,最多也只能象徵性地披上打濕的布毯繞寺而行,或初段水準就是稱為聖尊了,這顯示出密法快要失傳了。拙火定是高級禪修佛法,是修身體命功、心風明點,尤其是肉身化虹光成就所不可缺少的稀世聖法。無論自己身上有什麼病,只要一修拙火就會把它全部消失,因此它屬於病魔死敵。拙火定為無上瑜伽部大法,其圓滿成就結合金剛換體禪可以成就十二地以上的菩薩。

拙火定分為兩類:一類為藏密瑜伽拙火,另一類則是「拙火之王」的攤屍拙火。修拙火定時,升溫達到的溫度越高,就說明行人的道量越高。一般人的正常體溫是攝氏37度至37.5度,如果體溫達到攝氏40度至41度就已經是高燒了,超過攝氏41度(約華氏106度),往往就有生命危險了。可是,修拙火定的行人所達到的溫度卻遠高過這個度數。

拙火定功夫共分四段:第一段為初溫熱念段,身體升溫到約華氏115度至130度之間,治病能力不強;第二段為禪定熱樂段,身體升溫到約華氏130度至150度之間,能將火溫散放於自身某些部位,治病能力較強,但有五種病不能治癒,只要修成此段拙火定就少有生病了;第三段為高溫空有段,身體升溫到約華氏150度至200度之間,可將火溫放發全身自我癒病,但有兩種病不能治,能把每天的無明黑業收集起來,用拙火將其燒掉,也能將拙火移至外境生用,為他人祛病除障,降魔伏妖;第四段為極溫勝喜段,溫度將上升到華氏200度以上,能將火溫散發全身,密勒日巴大師就是依此段拙火功力自燃報化成就。

雖然拙火真功,千年難覓,有幸的是,我的師兄開初仁波且是現量大圓滿和金剛換體禪的大成就者,他同時也是得到《解脫大手印》攤屍拙火定真傳的大成就者。因此,在殊勝因緣下,開初仁波且當眾修了一座拙火定來製打靶不窮丸,我與其他共十位仁波且作為助手,在現場共同見證了勝義內密製煉打靶不窮丸的過程,也揭開了打靶不窮丸的真面目。

那一天,風和日麗,萬里無雲。在一處由藍色帷帳所圍成的露天壇城內,從遠處飛來了一對鵲鳥,一陣祥瑞鳴唱,為勝義製煉打靶不窮丸拉開了序曲。壇城四周圍滿了七眾弟子現場觀禮,開初仁波且脫去衣裝,袒露上體,以攤屍躺在法板上。龍舟仁波且將安上種子字的法圈與炒藥銀鍋一一用清水洗淨擦乾後,放在開初仁波且的肚子上。這時,作為直系護法的仁波且們立即將一隻手指結印按在開初仁波且肚子上的銀鍋裡,以試升溫的程度。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開初仁波且用《解脫大手印》攤屍拙火定在肚臍下密輪內燃起了拙火。有仁波切叫道:「熱了!開始熱了!」

我也感覺到銀鍋確實發熱了,我大聲地說:「熱了!明顯地熱了!」

開初仁波且修的拙火定溫度升得很快,仁波切們都依銀鍋表面升溫的程度,分別喊出各自感受到的狀況:

「燙手了!燙、燙……」

「非常燙!非常燙!」

「太燙了!受不了啦!」

承受不住拙火定高溫的仁波切們,在最後的時刻,一個個只得趕緊把製打靶不窮丸的藥粉投下銀鍋,然後飛快地移開手,保住自己的指頭。

我一心持平,不想被指頭上所感受到的高溫牽引,但持續不久,定力一下子就被摧毁了,根本無法抗衡,因為銀鍋的熱度是三昧真火實在太高了,非常燙手,令人無法忍受,那種灼熱直透心髓,並不是想強忍就能頂得住的。如果再撑下去,手指就要被銀鍋的熱度燒傷了。最後,逼得來只好將藥粉丟進銀鍋裡,迅速地挪開手指,但也燒熟了部份人肉。

法會剛剛結束,過了數天,另一場勝義內密煉製喀卓安得丸展開了。這次,是一位不願透露身分H.H. 級的大瑜伽師,用名為莫知行人,他是西藏密宗拙火定第一高手,他的體重原為219斤,修拙火減後成為123斤,曾在定中持學七個月零三天,不吃不喝,從此後,百病皆除,莫知仁波且跟所有修拙火定的師兄們比試了拙火證量,除了開初仁波且及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一位證到明證大動金剛力的仁波且之外,其他包括法王、尊者級的都不是他的對手,最後由他主修生拙火,其他仁波且們作為他的助理護法。他說他來這裡的目的不是來跟大家比道行,也不是修喀卓安得丸,而是碰巧遇上了這個緣起,為眾生做點事是應該的,他的目的是希望這一稀許功德能感得第三世多杰羌佛給他灌頂傳金剛換體禪,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我不會境行灌頂,我一身都是病,身體都不好,還想請你用拙火幫我治療。我推薦你去跟開初仁波且的上師──王者仁波且學習,他可以不用肚子、以四段拙火拿一根手指頭就會把你燒到,留下疤記。」結果莫知仁波且拜見了王者仁波且,說明來意,王者仁波且一聽,噗通!跪倒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像前說:「天啊!佛陀師父折剎我了,我算老幾喔?你一位瑜伽士不堅持大海尋寶,跑來湖中覓珠,你開錯船了,趕快去求佛陀吧!你這點本事還去比什麼功夫啊?快去懺悔求法!」莫知仁波且說:「佛陀師父不是都生病了嗎?」王者仁波且哈哈大笑說:「維摩聖尊病得更嚴重!我會祈禱你早日得到金剛換體禪。」莫知仁波且很是難過地說,佛陀師父不傳他金剛換體禪,他不知該怎麼做才好,但他說:「決心已下定,吃了秤鉈的,沒有學到金剛換體禪,就是不走,賴都要賴到手,我是為利益眾生來學法的。」

莫知仁波且躺在法板上,把頭蓋住,不讓他人看到是誰在修拙火,大聖德擁有真正實證聖量功夫,卻不顯揚誇讚自己,這種謙虛實修的聖潔風範,使得法會現場所有的人都深受感動與慚愧。大聖德修法時,肚子上放著炒藥瓷鍋,拙火的高溫來勢凶猛,直接透過頗有厚度的瓷鍋,把探溫的仁波切們個個燙得無法招架,根本抵擋不住,紛紛擲下藥粉,落荒而逃,以求保住自己的手指。

這兩次勝義製丸所修的攤屍拙火定,把仁波切們探溫的手指都燒紅、燙腫了,當場有的蹙額皺眉、滿頭大汗,有的手指起了泡,有的手指皮膚腫成了白色、黑色,有的是整隻手指紅燙、僵直,甚至有的還被拙火的高溫把臉都灼紅了。

我不禁由衷地讚歎:《解脫大手印》攤屍拙火真功真是了不得啊!

今天,開初仁波且持有幾千年來百千萬高僧大德中稀有難得如實證量的佛法真功夫,主要來源於他在常規佛法之外,依止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的《解脫大手印》,學到了《解脫大手印》之部份境行,而使自己的證量功力得到了提高。

《解脫大手印》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應娑婆眾生因緣親傳的至高無上頂聖佛法,是三世一切諸佛從眾生到菩薩成為佛陀的必修之法、必由之路。相較於常規佛法,在福慧資糧的增長、功德力的大小、成就解脫的快捷等方面,《解脫大手印》是普通佛法的十倍到一萬多倍。可想而知,《解脫大手印》是何等殊勝解脫成就的精妙法寶!

《解脫大手印》的修持次第概分三個方面:

第一是不落邪惡錯誤知見法,為增益知見導向,屬於基礎正見法。

第二是自他交換菩提黑業法,為不壞根本種子,屬於實行聖格法。

第三是勝義內密境行覺行法,為強導證聖實果,屬於證聖大覺法。

《解脫大手印》的甚深法義且不談,就只說修行增益的基礎正見法,這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是一切佛弟子都不能認同和違犯的。凡是佛教徒,無論他是何宗何派,只要落入這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中,不心生懺悔當下改正,則修任何佛法都不會得到受用,不得增益,永住輪迴,乃至墮入三惡道中。相反的,只要不犯這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無論是學顯宗,還是修密法,方向都不會錯,如法修持,能獲福慧增長、成就解脫。《解脫大手印》的法,即使沒有灌頂,自己按法本如法行持,其功德力的增長都比常規佛法高出十倍以上,如果能夠得到勝義內密境行灌頂,則能當下成就解脫。

勝義修煉的打靶不窮丸與喀卓安得丸是稀有難得的,如今我已得到,我將拿來利益眾生,傳授眾生藥師佛修法。雖然這些佛門藥丸的加持力很大,但眾生要真正得到最殊勝最大的加持力,那就是要學好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導,樹立正知正見,不犯一百二十八條邪惡、錯誤知見,如法修行,等一段時間因緣成熟時,《解脫大手印》的前導文和正文就會公諸於世,以最真誠純淨的身口意三業修持《解脫大手印》,自己如實修學,並且發心設立聞法點,接引眾生多聞正法,決定增益福慧,很有希望受到境行灌頂,成就解脫輕而易舉,這才是所有修行人最重要最重要的唯一出路!

 

香格瓊哇  記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