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伏藏那瑪大師開示 ——《佛教正法中心》

 

伏藏那瑪大師開示


我要提醒大家注意,真修實證才是自己的東西,明心見性要自己見才是真見,且不可以文字的理解做為見,只能以古德之法義做為助見的資糧。現在我來為你們說一首偈,以資大家真修取道,偈曰:

 

「歷代祖師說玄訶,明心見性口訣多,

後塵學子數他寶,臨終還唱輪迴歌,

不信但看此中人,我執滿身人我行,

開口空洞妙有義,智慧神通不顯靈。」

 

想想這首偈語吧!你是在數他人的寶呢?還是真的見到自性了?你是用法義的語言來推想寫成的所謂見性偈呢?還是真的見到了法身,明見了宇宙萬物的真源呢?如果沒有見到本性,是脫離不了輪迴的。

 

如果你三業中,還存有「他不對,我對;他不了解我,我才明白我。」乃至更下層之人,還要爭一個「我正確」,我執滿身啊!如果你沒有大悲菩提心,處處「我說了算,眾生算什麼」,你見什麼性呀?甚至拿惡習去面對弟子,還大言不慚的說:「我是為你們成材,為你們好。」這樣不知羞的話,他竟然講得出口,此類邪見之人,為什麼不用鏡子照照自己的臉呢?自己惡習滿身,不知拿什麼來為他人好,為了冒充自己是明心見性的人,八方摘拿祖師們的玄義,講自我的所謂相對論,說世間法是平等的,高與低也是平等的,殊不知你已錯解法性的真諦!

 

正如我有一個弟子對我說:「師父!我見到了本性,裡面什麼也沒有,就是一個空。一切都平等,地獄天堂,黑暗光明,日月方向,晚上和白天,全部一個樣,所以佛說:無男女相。」

 

我說:「你沒有明心,又怎見性呢?」

他說:「弟子見了就見了,不然我怎麼會講這些道理呢?」

我說:「不錯你確實見了,見到了書上寫的。」

他說:「師父呀!你為什麼不信我呢?你再考考我看。」

 

我當下叫人拿來哈達,把他的雙目蓋上,就地讓他轉了六圈,一圈不多,一圈也不少,然後再讓他步向法台,可他卻錯了方向,一頭碰上了牆壁。

 

我說:「你為什麼不走佛法的方向,偏要去碰壁呢?」

他說:「我眼睛看不見。」

我說:「肉眼怎能見得到自性呢?你不該偷學聖者們的相對法,變成自己的錯謬論。聖者是於真如自性中,施萬法於妙有,而你是落入高調闊唱凡夫的空洞斷滅見。沒有自性可見,沒有生死可了,所以你才在輪迴中六圈打轉,還是找不到法台的方向,終歸是會碰壁的。任你空洞理論一大堆沒有用,無常照常會來請你的。如果你硬要說見了性,及我見性了,智就開了,那麼我請問你,智慧體現的力量在哪裡?在五明的哪一個地方表現了呢?得到的高度又如何?是有驚世之才嗎?有的人乃至把妙有掛在口上,行在筆尖,既然如此,你的廣大神通在哪裡展現過呢?沒有,一點兒也沒有,還是聽我一言,好好的聞法,認真修持吧!」

 

(本文自伏藏那瑪大師《頓悟與解脫大手印精髓》法音開示摘錄整理而成)

 

摘錄自佛教正法中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