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一件必須清楚的事 ——《拉珍聖德》

  

一件必須清楚的事

《拉珍聖德》

 

昨天跟一位師兄談到末法時期佛法界的現狀,他忽然若有所思地問:“難道現在這個世界上,除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那麼多自稱這個佛那個佛的,其中真的就沒有一個兩個是真的嗎?像寒山拾得他們幾位佛陀不是都同時來到這個世界嗎?你不也在你的文章「珍惜」當中提到,釋迦佛陀滅度後至今,偶然也有古佛因為特殊因緣來到這個世界上嗎?”

 

我瞭解這位師兄,他是一番好意,殷殷期盼多來一些佛陀菩薩,將如來正法更好地弘揚,只可惜,這番美好的願望並不符合當今世界的實際狀況。同時,師兄的說法也讓我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他對於佛陀住世這件事的模糊理解應該代表著一種普遍現象,而一旦這個問題概念不清,行人擇法的方向就很容易出錯,更有可能上當受騙,甚至淪為妖魔的幫兇。

 

不可否認,在釋迦佛陀滅度後的時日中,曾有古佛因個別特殊因緣偶然來到這個世界渡生,但那是曾經,不是現在,對於現在這個世界,我在「珍惜」一文的『圓滿如來真諦之稀有』這一章中,已經有過這樣的闡述:“除了這些年接連不斷從H.H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報出解脫坐化、生死自由甚至金剛不壞虹化成就的喜訊,從東方到西方,從顯教到密乘,從西密到東密,整個娑婆世界,到處都有稱佛菩薩再來的大德高僧,但成就解脫之音卻寂寞稀疏。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等機構設立的“藍台”就讓我們清醒看到了這個身處末法的現實……這說明了什麼問題呢?這說明世上根本找不到任何其他聖德能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一樣偉大的證量,甚至連個十地以上的菩薩都還沒出現。儘管有聖證量的菩薩聖德確實存在於世,但所證實際量境到底有多高,這真是個需要思量的問題。”

 

在此請各位行人牢記一個概念:自有佛史以來,在此世界渡生的佛陀,一旦佛陀身份被公開,只有兩種情況發生,一種是即刻入滅離開這個世界,如當年寒山拾得被一居士發覺乃文殊菩薩、普賢菩薩二古佛化身,兩位立刻入滅,展顯神通,飛身後退,退至一大石中消失,二古佛臨走前告訴居士,該廟方丈是阿彌陀佛化身,居士趕快回到寺中但卻晚了一步,方丈已然得知身份暴露,坐化圓寂。

 

再如那個到處找人超度母親的居士,寺中所有僧人都忙於法事無暇顧及於他,他便找到一個煮飯的師傅求超度,煮飯師傅只誦了半部金剛經就結束了,居士很沮喪,誰知夜裡母親竟于夢中感謝兒子找到觀世音菩薩來超度自己,她現在已經得到解脫。翌日這居士忙不迭找到煮飯師傅拼命磕頭禮拜,師傅頓時發覺情況不對,身份已經暴露,立刻顯現觀世音菩薩真身升入空中,消失不見。

 

第二種情況,是因大事因緣住世不離開的佛陀,如釋迦佛陀、第二世多杰羌佛維摩詰聖尊、第三世多杰羌佛雲高益希諾布。只要是公開身份住世渡生的佛,請各位行者切記,便一定會展顯佛陀所相應的德境證量。

 

釋迦佛陀自不必說,實證境量展顯都在經藏中記載著,而維摩詰聖尊,當年世尊公佈聖尊乃古佛多杰羌佛化現,維摩詰聖尊便展顯大威神力,施展巨大的神通證量教化五百羅漢,才有了那一段著名的方丈室中的公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證量三十大類成就已經公諸於世,成就之宏偉,任擇三十之其一,均不是任何凡夫高人所能企及,在此不需贅述。就這麼簡單,從古至今,從顯教到密乘,真正的佛陀在這個世界渡生,一旦身份暴露,只有這兩種情形:要麼入滅,要麼展顯相應境量,不會再有第三種狀況。

 

這件事,希望行者們一定清晰。至於菩薩羅漢,釋迦世尊早已在《大佛頂首愣嚴經》中敕令菩薩、羅漢們若于後世在此世界渡生,除了命終之時,其他任何時候均不得以菩薩、羅漢自居,真實身份暴露之時,即是離此世界之時。世尊悲意,在於避免末法時期凡夫充聖大妄語妖孽將眾生引入邪途。

 

那麼好,如我那師兄說的,這個世界稱這個佛那個佛的人那麼多,到底有沒有一兩個是真的呢?答案其實很簡單,既然這些人自稱是佛陀,我們也假設他們是佛陀,那就擺明瞭他們是要住在這個世界渡眾生的佛,既然住世不入滅,那就只有一個選擇:展顯佛陀應有的證量!

 

能如H.H第三世多杰羌佛,全面展顯佛陀本有的五明智慧,就是真佛;展顯不出來而依然稱自己是佛,那是無知的騙子,或妖魔。那麼,接下來,我就要向行人們提問了:佛陀應有的證量是什麼?先拋開諸家說法,最最起碼的,佛陀應該具有連不學佛的老百姓都知道的“大慈大悲”、“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吧!所謂“大”慈與“大”悲,這兩個“大”表明,那不是一般世俗意義上的仁慈可以比擬的大慈悲,那是真正以拔救為願的菩提大悲。

 

說到這裡我又要重複以前的話題,很多人對慈悲的概念相當模糊,以為樣子看起來慈祥一點,說話溫良恭儉讓一點就是大慈大悲了,不錯,這也是修行人應該具備的莊嚴和德品之一,但遠遠不是全部。

 

佛菩薩住世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教給眾生真正的佛法,讓他們出離輪回。因而要弄清一個渡生者是不是具備“大慈”與“大悲”的佛菩薩,首先要看他施行的法義是不是佛陀的法義,因為只有佛陀的法義才是能夠達到解脫眾生離開輪回這個目標的圓滿無漏之法,其他一切外道法義,即便是諸善教,均是有漏之法,不能達成解脫輪回的目的,恰如世尊所言:“世間有九十六種道,皆不及佛道。”因此,一個佛教徒,必須是忠實地,正確的,不加任何功利目的地施行佛陀的法義渡生,其本質才沒與佛陀的救渡悲願相違背,才能算是真慈悲。

 

所以我們觀察一個渡生者是不是具有大悲之心,要觀察他的行為以及行為的目的是否與佛陀解脫眾生的悲願一致。不管他的表現形式是慈眉善目還是憤怒呐喊,你終究要看他的目的是想要拯救眾生,利益眾生慧命,還是企圖謀奪眾生利益,加害眾生。

 

若其行為最終是要達到拯救眾生出離輪回這個目的,是真正希望並實際上能夠利益眾生解脫成就的,即便一時所顯憤怒相,那也只是一種方便渡生的表相,其內心所具有的是符合佛陀教戒的真正菩提心願,依然是聖行。而若行為目的是為了謀奪個人利益,或起基於我執我見,即便面目跟佛像雕塑一樣慈祥,說話跟音樂一樣動聽,那也似《西遊記》裡的妖孽變化出來的騙人把戲。

 

比如一個稱自己是釋迦牟尼佛的人,或者別的什麼佛菩薩的人,他憤恨弟子到別處正法道場參學,禁止弟子親近如法行持的善知識,甚至將他認為能給自己帶來利益的弟子嚴格控制在手中,想方設法,轉彎抹角,就是不想讓他依止或親近比自己證量高的聖者甚至佛陀,或者不依聖教判斷擇法,我見謗誹善德同門,編故事篡法義,我執營造自我威信,甚至為了不失去弟子的崇拜,扣押篡改佛陀依菩提正見而說渡生原則的法音,或者貪圖利養聲名,利用法音或其他佛法聖品賺錢肥私,這叫大慈大悲嗎?這叫聖者拔救嗎?這叫釋迦牟尼佛嗎?釋迦佛陀哪來這些惡劣私心?有私心還能成佛?宇宙中只有私心凡夫,從來沒有私心佛,因為私心成不了佛。

 

佛陀是由菩提大悲而凝聚,佛陀的一切都是為了眾生的慧命成就,佛陀的一切都是為了給眾生帶來成就利益,只要眾生能夠成就解脫,什麼方法最快捷,佛陀會立刻採用那個方法。

 

偉大的釋迦佛陀當年為了教化五百比丘,鼓勵弟子們去拜見維摩詰聖尊並盛讚聖尊古佛的無量功德,何曾想過面子這種東西?《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世尊盛讚觀世音菩薩功德,並規勸弟子們常時持誦觀世音菩薩名號,世尊盛讚文殊師利菩薩功德,盛讚一切十方諸佛菩薩無量功德,何曾有過我見偏私?

 

當年瑪爾巴大師去印度向帝洛巴祖師求法,先依止的是帝洛巴祖師的兩位弟子,兩位弟子一聽說瑪爾巴大師此行是為了向帝洛巴祖師求法,便立刻讚歎帝洛巴祖師的偉大功德,並著手為瑪爾巴大師的求法之行作準備,先退還瑪爾巴大師供養給他們的金子,怕他向帝洛巴祖師求法時金子不夠,然後建議他先跟著他們一段時間學好語言,並習慣當地氣候,把將來學法的障礙降到最低,一切準備妥當,籌措好一切供養,親自送瑪爾巴大師去求法。一切為了眾生解脫成就,這才是純正的聖者真慈悲。

 

連這兩位並不是佛陀的帝洛巴祖師弟子的行為都比不上,甚至連品格較高的世俗凡夫的道德水準都比不上,滿懷私心,滿腦子虛榮、名、利、面子、供養、我見,在弟子修行學佛的道路上設置障礙的低劣人品,何曾為弟子們的成就解脫付出過為人父母、為人子女一般的拔救真心?這種人竟然敢稱自己大慈?大悲?竟然敢稱自己是佛陀,敢稱自己是菩薩羅漢?不是明擺著的以殘害眾生慧命為樂的妖孽附身嗎?各位行人,其實我們人人手中都有一樣鑒妖之寶,而且是佛陀送給我們的,你們知道嗎?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什麼叫修行》!這部修行大法的雙七支菩提心法是一面照妖鏡,還不忙說到實際證量,只拿雙七支菩提心法這面鏡子一照,一條一款放到那些自稱佛菩薩的人身上跟他們的行為做個比對,普天之下那些凡夫充聖的邪人,全都得現出或凡夫或妖孽的原形!

 

所謂依法不依人,過去我們很多行人一到具體擇法時,總是弄不清到底是依什麼法,因為很多人都不太懂得佛法,經藏學得也少,聞法又常常心不在焉一知半解,聖教的法的標準在自己心中建立不起來,所幸現在有了《什麼叫修行》這部大法,它是佛陀為所有修行人制定的成聖所必須具備的行持條件,也就是說,如果真的是聖者,他的行持就必然符合修行法的行持標準,而且必須符合,沒有別的路可走。

 

那麼,我們為什麼不以它為擇法標準,不僅用它修自己,也用它來鑒照那些稱自己是佛陀菩薩的人呢?是不是佛陀菩薩,一照見真章!依拉珍所見,不用全部,還用不到菩薩應照菩提心法的諸如“自他平等”、“自他交換”、“自他輕重”等行條,僅以大悲我母菩提心的“知母”、“念恩”、“報恩”、“慈愛”、“慈悲”、“捨貪”、“斷執”這幾條,就會有多如牛毛的自稱者從法臺上滾下去!

 

現在來說實際證量,老百姓都說佛是“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的,既然是住世的佛陀菩薩,那就必須展顯相應的道量。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邏輯,就像有人說他是NBA籃球明星,不管他架勢做多像,球扔到他手上,他就得亮出球星的本事才能被認同。你不說是球星還好,一旦公開自稱是球星,你就得用真本事讓人信服。誰會認為把球投不上籃筐的人是NBA球星?誰會認為不懂得籃球規則的人是NBA球星?誰會認為上籃動作比不過中學生的人是NBA球星?誰會認為從沒到過美國的人是NBA球星?

 

再如有人自稱是歌唱家,這個東西蒙不了人,一張口人家就知道你是不是歌唱家了。自稱什麼都沒有關係,關鍵是自稱完了怎麼收場?因為你自稱的任何物件,都有它本身相應的狀態、功能、本領,你不具備這些東西而自稱,最後只會遭人嘲笑唾棄。

 

同樣,一個人自稱是佛菩薩,那麼佛菩薩所相應的“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呢?在哪裡?既然是佛菩薩,就不是凡夫,從身體結構到智慧神通,都應該超越了凡夫,那就請你顯現出這種超凡的本領來,讓我們確切知道你是真的佛,真的菩薩,真的羅漢,是值得依止的,是夠格將我們帶出輪回的!

 

就像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展顯了三十個領域凡夫所不能及的偉大證量,已清楚告知世人這是掌持正法的怙主所具有的聖量智,眾生可以放心依怙。既然你也是佛,那麼諸佛平等,你該與三世多杰羌佛證量無異,就請你也展顯出相等的本事來,就這麼簡單!展顯不了還依舊妄稱自己佛陀菩薩,不管你抬出誰給你的認證書,拉珍同樣斷言你……入魔!

 

勸告一些人不要把佛菩薩想得太簡單,佛菩薩是徹底的解脫聖,這種解脫不僅僅是脫離輪回這一條,而是身、心全方位的大解脫,其身體結構不受四大控制,其心已轉識成智,尤其是佛陀,智慧之廣大無法想像。

 

《佛說三摩竭經》中,釋迦世尊這樣譬喻佛的智慧:“以一天下樹枝及與鳥毛。作筆書佛經。樹枝鳥毛悉皆可盡。佛智不可盡。大如須彌山墨磨研。四海水沾筆。須彌山墨四海水皆可盡。佛智終不可盡。”

 

只要是佛,必定同時具三身四智,三身是法、報、化,四智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平等性智、大圓鏡智。三身四智乃佛陀本身本具,大家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中仔細聆聽三身四智的具體含義,或讀經卷《佛說佛地經》,其中有對三身四智的詳解。

 

我這裡只說“成所作智”這一項,《佛說佛地經》列舉了成所作智的九種表顯,其中一個表顯是工巧:“由是眾生趣求種種殉利務農勤工等事。如是如來成所作智勤身化業。由是如來示現種種工巧等處摧伏諸伎傲慢眾生。以是善巧方便力故。引諸眾生令入聖教成熟解脫。”

 

既然是具有四智的佛陀,既然要“示現種種工巧摧伏諸伎傲慢眾生”,眾生中的能工巧匠不可勝數,那就必得具備高於所有能工巧匠的世間技藝,才可能達到摧伏傲慢令入聖教的目的。那麼,世上那些稱佛陀的人,我們且不論三身,並放下四智之三,只取佛說“成所作智”九種表顯之中的工巧這一項,你們是否可以示現一下超越世間所有能人巧匠的本事,施展“種種工巧等處摧伏諸伎傲慢眾生”呢?能嗎?

 

這世上,除了已經實實在在示現超凡駭俗完美五明成就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不知還有誰敢稱自己夠得上“成所作智”?而沒有“成所作智”的完美,則必定不能同時具備其他三智,又怎麼可能是佛?世尊滅度後至今,真正的佛菩薩或羅漢們來到這個世界,決不會稱自己是什麼佛、什麼菩薩、什麼羅漢,他們的行持是非常內斂謙遜的。

 

當年彌勒菩薩化身的太虛大師,于南京雨花臺講《瑜伽師地論》,一女學生因于境界中受聖賢指點,前往詢問太虛大師是否彌勒菩薩,大師勃然拍案,嚴厲呵斥她不得胡言,“彌勒菩薩在兜率天,你不要亂說話!”

 

而六祖慧能乃金剛菩薩化現,行化渡生數十年,何曾聽到過祖師自稱是什麼菩薩?這些真正的佛菩薩來到這個世界,他們要做的事就是傾盡所有,將一切相應于眾生的成就方法毫無保留地教給眾生,並以謙虛穩重的修持表率于世人,根本不會有那種狹隘的我執想法去經營什麼面子。

 

太虛大師一生說法、論述浩瀚精深,真乃一代弘法巨匠,也曾展顯證量,《學教參禪與閱藏》一文便有大師證境的記錄,慧能祖師渡生無數,神通證量《壇經》中有諸多記載,再如蓮花生大師、阿底峽尊者、瑪爾巴大師、宗喀巴大師、無我母大師等等藏密巨聖,同樣施展巨大的神通證量廣度眾生,但,你能看到這些佛菩薩巨聖展顯巨大的成就境量,但你就是看不到他們自稱是什麼佛,什麼菩薩。

 

而那些依止H.H第三世多杰羌佛幾十年的弟子,你們摸著良心問自己,若非法界大事因緣,眾藏密高僧法王共同揭開了這個真相,過去的幾十年中,你們可曾有半分知道雲高益希諾布法王就是多杰羌佛化現?羌佛的證德證境、五明智慧之宏廣偉大,只唯諸佛可堪論比,這一點你們早就了徹,然幾十年受教傳法中,你們何曾聽羌佛說過自己是什麼佛化身?

 

若不是幾十位藏密高僧功德無量,可能至今娑婆眾生還不能知道自己有遇佛之大幸。已經展顯佛陀相應境量的真佛尚且謙遜慚愧自居,不具任何五明智慧成就的凡夫竟然公開自稱是佛,佛理昭然,是誰在跟佛陀的菩提心行唱對臺戲?

 

其實,是不是佛菩薩每個人自己心裡最清楚,真實的掂量自己,千萬不要陶醉在大眾的讚美敬仰之中,看看自己到底是具備三身還是具備四智,到底是身已脫離輪回,還是心已轉識成智?一個語病連篇,智慧愚鈍,故作學識,講說法義不但不能啟迪心智,反增眾生思維之混亂,邏輯之迷茫的人,身是四大塵垢,心內遍佈我執,沒有哪一樣本事能絕對超越凡夫的庸人,敢說自己是跟H.H第三世多杰羌佛平等的佛陀,我為這種人痛心扼腕。

 

因為世尊已於《大佛頂首愣嚴經》中清楚宣佈了這類人的未來:「如是世界六道眾生。雖則身心無殺盜淫。三行已圓。若大妄語。即三摩提不得清淨。成愛見魔。失如來種。所謂未得謂得未證言證。或求世間尊勝第一。謂前人言。我今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薩。求彼禮懺貪其供養。是一顛迦銷滅佛種。如人以刀斷多羅木。佛記是人永殞善根。無複知見。沉三苦海。不成三昧。」

 

如果是我,因無明無知而造此類大妄語罪業,今日得知此行罪業惡果,我會大駭汗如雨下,即刻跳將起來,奔至佛陀足下,嚎啕痛悔,求佛消我無明黑障,深自反省,徹底摘除並洗刷大我慢心,摒棄所有偏私功利之想,並遏止所有弟子或有緣稱我為聖,將佛陀對未證言證大妄語者的預言如利劍懸刺頭頂,警戒自己謙虛謹慎,如佛教戒慎言慎行,像古往今來無數虛懷若谷的真修行人那樣默默修持,以真實如法的自我行持為眾生之表率,否則,前途將會無比淒慘!

 

再請行者擦亮眼睛。真實諸佛於此世界度生,一當佛陀身份公開,只有兩種情況會發生:一者入滅離世,一者實際展顯佛陀量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