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寶物的加持 ── 《佛弟子 Jenny》

寶物的加持 ── 《佛弟子 Jenny》PDF
 

寶物的加持

 

學佛修行能增福添慧,自己覺得慚愧萬分;原因是自己聞法且功課做的不多,卻能有此殊勝因緣及福報,讓我父母得到勝義修鍊的打靶不窮丸及喀卓安得丸加持。

父親在八月底被診斷出胃癌第四期,只能藉由化療延緩癌細胞括散。華盛頓地區道場的  赤江仁波且告訴我,嘎堵仁波且是一位俱有證量且仁慈的仁波且,希望我可以就近到運頓多吉白菩提會聞法。感謝  諸佛菩薩讓我們有此因緣見到嘎堵仁波且; 當然更感激他的大悲菩提心,赴美前還抽空接見恕眛平生的我和父親。父親得到嘎堵仁波且贈送的聖甘露丸加持及開示後,心中有信心也願意接受治療。

一般人經幾次化療,總會有一些藥物反應,例如胃口不佳、睡不著、噁心、嘔吐等等副作用;然而這些卻不在父親身上出現。說真的,若非佛法及聖物的加持,父親無法像正常人一樣,仍能吃的下且睡的著,從外表你無法察覺他每週都得接受化療。 

雖然覺得自己及家人很有福報,仍覺得自已犯了錯誤知見第九條,認不修行求加持病愈。在父親身體狀況許可下,也帶他聞法。在此我想特別感謝吳世卿師姐,不只留言在我手機又發簡訊通知我,嘎堵仁波且已回台,若有空歡迎參加共修。每週四父親要接受化療,由於化療地點在地下室,手機是收不到訊號的。在父親體力許可下參加此次共修,並恭聞嘎堵仁波且參加打靶不窮丸法會經過,他分享法會殊聖情形給在坐各位。慈悲的仁波且,將稀有難得的打靶不窮丸分給在坐的每個人,並教我們大家透過觀想  藥師佛及恭讀藥師佛聖號後,將打靶不窮丸含在口中,感謝藥師佛加持自己的身體健康;並用心體會藥丸的滋味後再吞下。 嘎堵仁波且跟大家說:「不只是加持身體健康也會幫助我們覓得良醫、良方。」仁波且舉一例:某位居士,原本只是帶孫子看病,卻間接獲得良藥;醫好他的陳年痼疾〈氣喘〉。其實這樣的情形也發生在我父母身上。容後再述。

但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我母親在十一月九號的晚上,被一輛小貨車撞傷送到亞東醫院。人仍在急診室救助,醫院就請我們簽病危通知單。心想情況非常危急,下意識開始默唸觀世因菩薩聖號。經過幾個小時的急救,雖先縫補止血但未脫離險境;因母親傷勢嚴重,如四肢骨折、右邊手腳皆有粉碎性骨折及腳盤移位,左肩骨折及左邊肋骨四、五處骨折及全身多處挫傷及紅腫,重要的是她有氣胸現象,需插管防止惡化。但不幸中的大幸是:並未傷到腦部脊椎及骨盆等重要部位,所以不至有癱瘓的情形。

雖簽病危通知單,院方卻將母親送進普通病房,並要我們幫病人冰膚減輕腫痛,且要我們自行觀察;病人若有異狀通知值班護士。這樣的安排讓我們家屬徹夜不敢合眼,讓我生起轉院的想法。過不久,我先生打電話給我,美國有位朋友是骨科教授,請我先生找林口長庚的骨科友人,希望可以儘快將母親轉院,並將病情穩定下來。十一月十日Amy奉嘎堵仁波且之命,攜帶打靶不窮丸及喀卓安得丸和一瓶法水,來到亞東醫院探視我母親,同時也帶來了嘎堵仁波且的祈福。轉院的過程也諸多波折但都一一克服,順利將母親轉院並送至加護病房觀察。在加護病房期間,僅記仁波且交待:儘快讓母親服用寶丸及請母親恭誦聖號,每次探訪時間(一天三次)我都將菩提聖水給母親服用。不知情的人會說是奇蹟;但我深知是佛法和寶丸的加持,我母親才能四天就轉普通病房。

我前段提到,打靶不窮丸的加持不僅讓我們身體健康;也會幫我們覓到良醫、良藥。

先說轉院一事,在美的友人是位骨科教授,經常出國開會或演講,並非長年在美家中。我先生打電話回美時,大姐說友人週日剛從台灣回美,週三又要去日本開會。母親是週一發生車禍,真是難得可以聯絡上並提供就醫資訊。

二則是良藥,母親因撞擊及全身挫傷紅腫,所以一切治療並需等待氣胸、胸部血水減低及腫痛消除後才能進行。當時只能靠點滴及抗生素幫助她,但由於氣胸問題是一大變數;情況有可能惡化。週二住進長庚醫院,也同樣請我們簽病危通知單。週四是父親化療的日子,以往我們都一起陪伴父親,這次只有我先生一人,腫瘤科醫師詢問其他人呢?該醫師瞭解母親狀況後,教我們請長庚醫師儘快讓我母親打高蛋白,可以幫助母親自體自癒的能力及消腫快。的確母親週四開始施打,週六就轉普通病房。住院期間我還是作功課,並讓母親瞭解製作寶丸的經過及始末,希望母親能有正知見才能真正產生佛法的加持作用。母親請我們幫她找一張觀世音菩薩畫像,讓她常常觀想並默念聖號。至今她也都隨身攜帶。警察後來做筆錄說:『母親被撞後摔出6公尺遠才落地』撞擊力道很強。所以她的復原速度真快且另人驚訝。

受到佛法的加持及聖物幫忙,父親遵守  嘎堵仁波且的指示:不殺生而放生,早晚虔誠恭誦《心經》及《百字明咒》和早晚誦阿彌佛陀聖號一百零八遍。第一次求見嘎堵仁波且時,依稀記得他曾提到『多看幾個醫生』,當時腫瘤科醫師的醫療成效不錯,所以並未想到多看幾位。打了三個月的化療,原腫瘤科醫師說:雖然原生腫瘤並未有明顯縮小,但肝臟及淋巴腺附近的情況有改善,化療已不能再打恐有抗藥性。他建議父親必需開刀可以多活些時日,至於多久誰以也說不準。但我知醫學臨床對胃癌末期病患,多不建議開刀而採保守治療法:化療延緩癌細胞擴散。事實上,開刀並不能根除癌細胞,反而有可能因為開刀造成身體虛若,恐因他併發症而加速縮短病人壽命。正在苦思尋找其他醫師,吳師姐來電說佛堂有位林師姐輾轉聽到吳師姐與我的對話,得知母親現在林口常庚醫院,她的女兒及女婿均任職於長庚醫院,林師姐說若有需要幫忙請讓她們知道。對我們而言如天降甘霖,讓我們有另一線機會。隨即聯絡林師姐的女兒,請她幫忙推薦適合父親的腫瘤科醫師。一般腫瘤科醫師較不願接受中途換診的癌症病患,然而被推薦的陳醫師理解我們換醫的理由,並同意幫助醫療父親。

父親的病情雖不能完全醫好,但至少他的治療過程還算平順;母親的情況也日漸好轉。我每天都懷著感謝的心,謝謝  十方諸佛菩薩及大家的幫忙,讓我們全家能平安得度過。自己在這三個半月的經歷,了解無常隨時存在,也稍能體會要先有無常心才能有出離心,並定下心學佛修行。

我一直感念自己及家人真有福報啊!讓我們有機會恭聞佛陀師爺的法音,獲得正知見及獲得寶丸的加持。希望分享我的經歷,讓更多人了解,佛法是真實不虛的。也要求自己能多做利益眾生的事和接引眾生加入學佛修行的正道上。

佛弟子  Jenny 合十
2010/0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