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吉圓恭讀恩師老實修行一書實錄 ──《吉圓》

吉圓恭讀恩師老實修行一書實錄 ──《吉圓》PDF
 

吉園恭讀恩師老實修行一書實錄

 

    年前收到師父老實修行的書,打開閱讀就讓我感動不已;並不是因為有華麗的辭藻或是高深論述,而是平實又深入文字談論著一位老實的行者,多年來的修行,以及每一吋腳步的努力和艱辛。當然更讓我感恩不已,能夠得幸也讓我有機會於學佛道路上,有智者教導及匡正,讓我慶幸和感恩,是否有機會讓我這累世學佛因緣成熟,讓我這時而光明、時而暗淡的智光,得到永久不滅的甦醒。

 

    當然收到書的當晚我就寫了封信向我的指導教授和學長們推薦,第二日就將書本送去給這些我尊敬的師長們;同時也因為佛學社交接因緣,有機會將此書當面送給某禪寺的教授法師,讓這每日動盪忙轉且一刻都不寧靜之地的有緣眾生,有機會閱讀此書,可以有機會得到真正修行之法,邁向光明。

 

    各位如果有懷疑,為何我這樣篤定,為何確認嘎堵仁波且就是我的上師,那就要容我報告一段,不該說出的故事。拜師之前,在開車路上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境界,讓我回到正途,有機會好好修行。

 

*********************************************

  

    在此修行學佛路上,早於二十年前的中研院,當時有因緣由一位具有聲望學養為人尊敬的老長官引領我聽聞佛法,並要求我該授課十天期間不得請假,同意就帶領我去聽金剛經。當時我哪知道甚麼經的呢,就這樣去見了淨空老和尚。謝教授也如實的送了我許多佛經,告知日後就看我自己的了,懵懂中了解「大概就是所謂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於是我就近參加了該研究機構的淨慧社,每週一次由佛陀教育基金會許居士來講座(一講至今約有二十年了),除此以外每週我還請老和尚說法的錄像帶,於每週三中午於中心影音教室中播放。當時也不覺得有何不同,就當此當作生活的一部份,對於佛法仍舊是「一知半解」,生活上遇到境界也是,總是打敗仗,退回十萬八千里外。

 

一念間,當完老學生,於畢業後由此院進入彼院。該行政中樞大部分文官同仁均很純樸也簡單,院內有個佛學社團,師兄們常讓我有機會和社團教授法師請法或是一起用餐,當時該社團教授法師就是目前某禪寺的住持。因為剛換工作很忙碌,所以一段時間久久沒去社團。後來授命成立獨立的單位,離開服務的單位及所負責的幕僚工作,自立門戶起來,負責該單位大小資訊業務及打雜作業。這時,剛巧每週佛學社團的教室,已搬來至我辦公室的隔壁;在推也推不掉,就糊裡糊塗的當了副社長。這下子,我可急了,該如何學佛得要好好下功夫,哪有甚麼都不會的副社長呢,也因為如此,讓我有機會再續佛緣。一年之內趕場從初級班到研經班的上著課。不紮實的馬步,想想也很好笑,當時該社團的教授法師,對我非常好,積極的引領我讓我很感恩。我就常常下班就趕去精舍上課,直至前長官找我至新職。

 

*********************************************

 

在繼續學佛的這段趕經拜懺法會的期間,茫茫終日,心中想,難道這就是眾生學佛必須走的路嗎,為何沒有讓我更智慧且心中更為寧靜呢。當心中開始有疑問,菩薩就會帶領善知識,有機緣來引導我們。以下要開始說明,能夠有機緣和師父求法及學習修行的因緣。

 

有次扶輪社至中正紀念堂舉行社會捐贈儀式,新東扶輪社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傳統,默默做著許多社會公益。當日秋蓉姐(洪師叔夫人)也來了,她邀我ㄧ同來三重的佛堂恭聞正法並參加  嘎堵仁波且主持的共修,但是秋蓉姐很客氣的告訴我「她也才剛起步呢,並不是很懂,所以直接有問題去請示仁波且。」當時我聽到很受感動,以前那些師兄,哪有人會說自己甚麼都不懂呢,無論懂還是不懂,準給你蓋上一大篇;再者嘎堵仁波且不就是P.P. Packson(新東扶輪社的老社長),有次新東扶論社去過老社長在某處姐姐家的一個大花園,他好親切的招呼大家,同時也參加過他公子莊嚴、溫馨感人的婚禮呢,記得當日婚禮中主婚人向女方親家說「請放心,我會將媳婦當作自己的女兒看待,同時也讓小兒將親家當作自己母親奉養。」當天參加前,我當作一場美好婚禮,聽到主婚人這樣說,不禁感動熱樂盈框。當時女方的親家,就是幼幼師姐(那時候我們還不認識)。所以,當下我就和秋蓉姐說,好,我也要去三重佛堂看看。但是各位,不要以為這樣我就可以順利的走向正途,好好修行學佛了;考驗才剛開始呢。

 

到了新職,發生大大小小超乎想像的困難事情,我在前任長官卸任前,他拜託我一定協助於此地正式成立佛學社(當時已經有禪修社團),請就近板橋精舍住持來講授;雖然我對該禪寺許多情況並不很贊同及喜歡,但是面對一位將於明日卸任的老長官,這樣難以堪受的情況,還苦苦拜託下,我答應努力想辦法成立,並以一年為期,將社團建立好後,就將社長交棒出去。此間,忙碌和心酸異常,每日忙到很晚才下班,也沒有機會再到三重佛堂,更漸漸少去秋蓉姐家聞法。陷入昏暗不明智光中,痛苦的面對這紛擾的工作。

        

記得有次太傷心了,上班開著車馳乘於高速公路上,一路上問著自己,「為何我總是這樣幫忙他人,而他人確總是處處故意找我麻煩呢,那我該何去何從呢。」一念中,突然想想,何不就放下,依止佛法吧。當下發生不可思議的聖境,也讓我這迷途中的羔羊,回到正途。

 

當下聖境現前,我依舊開著車(約定速九十公里),我也依舊張大著眼睛在看路,當時是大白天,但是為何在我眼前同時出現了不同的景象。

 

見到一個小孩約莫只有四、五歲左右,盤著腿坐在我眼晴前的空中,應該說重疊於眼前景象中吧。但是瞬間出現一位聖者,帶著紅色髮巾,在這小娃上方,一時之間真是弄不清楚呢,在我還來不及有任何想法和反應時,又見到一位,這時候我終於認出來了,這位就是嘎堵仁波且,瞬間三者合一,成為我,或是說合為一體。當下,車子依舊高速行駛中,我很想跪下來拜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爺和上師,但是我僅能繼續抓緊方向盤,同時也問自己,該不是太傷心,所以發瘋了吧,哈哈。

 

期間不斷反省思索,知道這孩子就是我,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爺要上師傳法給我,但是太遠了,我應透過拜師嘎堵仁波且,才能真正得到正法。當時無法認出景象中佛陀,因為和目前佛陀老人家的相貌已大大不同,而該景像為上師書房一張早期相片,僅觀看過一次,所以一開始時候,我也認不出來究竟何聖者呢,直到師父嘎堵仁波且也出現。此時我已經大半年多沒去過三重佛堂,師父仁波且很關心,已經請許多師兄姊們來關心我的近況。於是我清楚明白,此為我此生最後修行學佛所在,就這樣依止佛法,老實修行。

      

至此聖境出現後,只要我遇到困難和傷痛,該境界就如實出現,前前後後約莫有三至五次聖境,已經記不太清楚了,直到我真正回到佛堂繼續接受師父指導,並真正接受師父嘎堵仁波且灌頂後,該聖境就不再出現了;依據上師告誡,此應該為「諸佛菩薩給我的加持與鼓勵,但是並不究竟,所以不可執著,就當作修行路上的一站,如同高速公路的休息區一樣,過去了就放下,繼續如實向前,老實修行。」    

 

*********************************************

 

恭聞佛陀師爺親說的法音,體悟到諸聖德們依正法修行而得到真正了徹解脫後,聖境則自然現前,能時時進住於佛國淨土的世界中,那才是真正解脫之大聖德呢。行者在修行中,一旦聖境界現前,應以平常心面對而不應所住,諸多聖境產生均為如法行儀修行中的必然過程,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候,常常出示現神通以為度化眾生。因緣果報真實不虛,修行人要是做惡事情那就該落到地獄,慎之!吉圓恭讀師父老實修行一書,有感實錄。

    

弟子吉圓  頂禮 
Feb, 27, 20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