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參與嘉義實相佛學會共修心得 ──《郭育良》

參與嘉義實相佛學會共修心得 ──《郭育良》PDF
 

參與嘉義實相佛學會共修心得

 

       這半年多以來,時常聽師父提及嘉義佛堂的一些狀況,每每提及,師父總是露出關愛與不捨的眼神,講述著嘉義同學們的遭遇,講到過程中同學們如何進步以及精進的情況,師父又總是露出喜悅的表情,大概因為這樣,我最近就一直有個念頭想要去參加嘉義佛堂的共修,今年1022日,我與師父一同驅車前往南部參加了嘉義的共修,到了那邊,看到同學們歡喜地迎接師父的到來,台中、彰化、北港遠道而來的同學們,也都趕來參加共修,這似乎是他們一周以來最高興的一天,但隱隱約約中我仍然可以感受得到他們的辛苦,臉上總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憂愁,不過雖然苦,但現在他們心裡應該是幸福踏實的,因為師父到了,彷彿有了依止,有了希望,就像黑暗中出現一盞明燈指引道路。

       共修時,因為我坐在前方,所以剛好可以看到所有同學,我觀察著同學們,看著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一個一個滿懷期待,看著師父與他們說話,這場景就像是小孩子看著父親一樣,每個人懷著敬仰之心,期望父親能夠撫平他們內心的紛亂,為他們洗淨罪業,並增加他們修行的信念。我看著每個同學專心地聆聽師父講話,師父說的每一字每一句,他們似乎都不願意漏掉,這場面看了實在令人感動。

       開始共修沒多久,師父親自念著安成師兄寫的心得,聽完他寫給師父的信,我非常的感動,發人省思,他是一個真正的修行人,不顧自我的面子,無我執地懺悔罪過,知行合一,發現過錯就改,非常值得學習。我相信不只我,這也同時感動鼓勵了許多在場的師兄姐。

       鈴聲響起時,大家開始專心一致地念誦《百字明咒》,誦著誦著,我深深地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這是那種大家全心全意祈求消除業障的力量,這是那種毫無雜念恭誦咒語的力量,越念誦力量越來越強大,此時兩行眼淚不知覺地就開始掉了下來,眼淚就像帶著髒黑的污垢一樣,流了下來,彷彿再洗淨我的黑業,在那當下我的心裡面想著,「所有嘉義多生累劫的兄弟姊妹、父親、母親們啊,你們的痛,我很深切地感受到了,請你們不要再痛下去了,我願意擔當你們的痛苦,我願意將我微薄的功德都給你們」,想著想著,眼淚不停地掉,就這樣一直念誦,越念誦越歡喜,金剛薩埵似乎就在虛空中加持著大家,將大家的黑業消除殆盡。

       與嘉義的同學相比,我的生活資源比他們優渥太多,但怠惰卻也多了很多,這幾個月裡,我浪費了許多寶貴的光陰,聞受法音的次數變少了,也不精進修持四加行和自己該做的功課上,越來越墮落,整天執著於世間法。聞受法音少了,無明黑業就蠢蠢欲動,幾個月後,開始思緒散亂,貪瞋癡表現的越來越明顯,無法克制,常常一個不順心,心就整個揪起來,悶悶不樂,我實在是愚痴到了極點,祈請師父和諸佛菩薩能夠原諒我,給我一個機會,我會改正過來。

       我常常再恭聞法音當中或過後,會下定決心要去實踐法音中開示的內容,但我就只是心觀想念,身口二業並沒有照著做到,這等於是沒有聽懂的,沒有用的,我其實是在表面徒勞行,自我欺騙,祈請師父和諸佛菩薩能夠原諒我,給我一個機會,我會改正過來。

       我常常看別人的缺點,常常心裡只知檢討別人,不知檢討自己,我的同修師姐和所有的師兄姐們,如果以前我有任何地方造成你們的不愉快或不順心,請你們要原諒我,我會改正過來。

       我常常笨手笨腳,不善表達,有時一個不察覺,沒有禮貌或者是沒有恭敬地對待師父和諸佛菩薩,祈請師父和諸佛菩薩原諒我,我會努力學習並改正過來。

       我也常常因為言語不當,弄巧成拙,誤導了身旁的親朋好友,祈請師父和諸佛菩薩能夠加持他們,讓他們不要因我而種下不好的惡因,也祈請師父和諸佛菩薩能夠加持我,讓我能夠有智慧去對待那所有至親的眾生們,讓他們看到我能夠歡頭喜面,並引領他們聞受佛陀的法音。

       要懺悔的事項實在還有很多,甚至有些事項無明還會讓我無法迴光返照想起,祈請師父和諸佛菩薩加持我,讓我隨時可以當下發現自己的過錯,當下改正。

       有時候想想我怎這麼愚痴,犯下這麼多的過錯,有些過錯還是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裡面的,百千萬劫就這麼一個人身,多生累劫以來,我不知道在孤獨恐慌裡等待了多久,我不知道累積了多少功德,才可以有今生的因緣而修學到最偉大的解脫大手印,解脫大手印雖然恭誦了三個多月了,但我還是滿身業力,我想這是因為我沒有好好去照著實踐,放縱寬容欺騙自己,恭誦了恭誦,惡習了惡習,這次見到嘉義的師兄姐們,讓我又想起我每天恭誦的法語,”眾生的一切造業罪過由我承擔,我種的一切善業功德全給你們”,我要謝謝他們,讓我菩提意念又開始成長起來,我祈願他們的苦痛能夠散盡,苦盡甘來,最終邁向菩提之道。

       嘉義佛堂共修過後,隔天在車上,師父您問我有什麼感想,我想起了嘉義同學們一張張期盼的臉,我記得我只跟師父報告一句話:“他們是來求了生死的”,我開始慢慢又憶起了當初踏入佛門的初衷,六道輪迴實在太痛苦,我對著自己內心講,我今生一定要了生脫死,自覺覺他,阿彌陀佛。

 

慚愧佛弟子  郭育良  敬呈

20101028

 

 


TOP